论碳基生命与伟大文明

MU182往事------

李隐眸,一个生在西北的中国人,对他来说,父母是唯一的亲人。

他的母亲成长在一个还算富裕的天主教家庭,父亲是一个红到骨子里的红三代,而也许真的是什么冥冥之中的安排,让这两个人一起白头偕老。

父母是在河北读大学时认识的。大学毕业后,母亲想要去北京,也有心留在河北,而父亲呢,看了主席的文章,心一铁、头一横、粗着脖子,坚决要“响应国家号召,支援大西北”。

母亲劝不动,便随了父亲的意,但有一个条件:两个人必须去同一个地方,父亲允诺,一起去校领导商量。

“哪里最穷?”父亲问。

“哪里最近?”母亲问。

校领导想了想,便说,宁夏。

土黄的世界
“好。”父母答道。

谁也没想到,这一答应,就是三十年。

李隐眸的出生是他们安定下来三年以后事情了,母亲年仅二十一岁,在省医院里担任医生。父亲调进了宁煤集团。

理论上,“支援大西北”的生活对于这两个中产城市家庭出身的人来说都是异常艰苦的

----那时的银川市终日笼罩在漫天黄沙的阴影中,任其蹂躏、肆虐。

沙尘暴大的时候,学生们就只能挤在教室里,要不就干脆窝在家。如果这时向窗外看去,那黑云压境般的场景就会引入眼帘、那无趣的黄覆盖了其他色调,无论多好的兴致都会被这黄沙浇灭,它让早上中午都像是傍晚一样,令人分不清真切。

 

对宁夏的浪漫幻想
但在两个截然不同的家庭教育下,父母二人却有着相似的信念-----对乌托邦的向往和伊甸园的憧憬,从出生那天起,他们就比他人对“吃苦”和“忍耐”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

“上帝创造了世界,分为七天......”

床头边,母亲手里抚着一本白皮的圣经,给李隐眸讲述着那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的故事。

“妈妈!”

李隐眸突然出声,问道。

“我们老师说世界本来是一个大鸡蛋,是有一个叫盘古的人拿着一把大斧头把它劈开的!不是上帝创造的,爸爸也和我说过上帝是不存在的!”

母亲不说话,只是带着满脸的慈祥看着自己年幼的儿子,纵是岁月无情也无法在她的脸庞上留下痕迹,一头黝黑的长发随意地披在右肩上。接着她吹灭了煤油灯,扶起身来在李隐眸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妈妈,那神到底存不存在?’

“睡吧孩子......这个问题,你会找到答案的。”

“妈妈会永远陪着你的。”

八岁的孩童不解地闭上了眼睛,进入梦乡。

二十岁的少年疲倦地睁开了眼睛,踏入现实。

妈妈走了,过劳死。

转头看去,刚来银川的那几年虽然艰苦,但确是父母最为珍惜的时光。母亲是医院里的白衣天使,势要将疾病与苦难驱出人间。

“应尊敬医生,因为他们是非有不可的,也是主所意欲的。”

父亲则将满腔的热血洒在了事业和工作上面,去得最早、回的最晚,又因为是大学生,不到一年就提了管理,事业蒸蒸日上。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为人卑劣、生活庸俗而愧疚。”

李隐眸觉得父亲就像保尔,是一块永不言弃的钢铁,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决不妥协、只要还有一把力气就绝不撒懒。

而母亲呢,则像友尼基,一个救助苦难的人间天使,也想要靠着身体力行,培养出属于她的提摩太。

但是........

李隐眸看着纯白十字架状的墓碑,头一仰,努力地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和眼泪,并尽力赶走了想要放鞭炮烧纸以示祭奠的远房亲戚们,只剩下隐眸和父亲两个男人坐在墓碑前,彼此无言。

“澜儿啊。”

李隐眸记得父亲早已戒烟了,但此刻他还是点燃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对着墓碑说道。

“还记得吗?咱俩处对象那会,真不容易啊......我带你去见我爹,哈哈,你不知道那个老干部居然听到自己未来的儿媳是一个天主教徒是什么反应,太逗了(哽咽)”

他不断诉说着,仿佛爱妻还在他面前安坐,听他讲话、陪他聊天。

“上大学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咱俩还老抱怨这抱怨那的,来了这地方,可就连能抱怨的东西都没了。”

“哎,咱妈说你这名字不好,(母亲叫做刘澜)‘澜’就是‘难’呀,我还笑话过她封建迷信呢......(叹气)你跟着我也真没享多大福,当年你说要去北京上海,我就是脑子转不过来弯来,咋就没答应你呢,非要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父亲深吸了一口烟,又缓缓吐出,白色的长龙在他嘴边流出,涌向天际。

他时而神采奕奕,时而哀叹悲戚,李隐眸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父亲,但也理解他,他是一个对家付出丝毫不声张的中国男人,所以李隐眸只是沉默地看着眼前的一人......一碑。

抬眼望去,那是摆放在母亲墓前的白皮圣经,洁白的封面下的书页却有些发黄。一阵清风袭来,吹动了书页,几个黑色的大字映入眼帘。

出埃及记。

李隐眸站了起来,环顾四周。公共墓园里,最不缺的就是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和跪在墓碑前嚎啕大哭的男女老少。

他长叹一口气,低声祷告起来----

“我们在天国的父,你死后三天而复生,那多疑的托马斯没有亲眼看到,所以不信。在第八天时,你又显形,对托马斯说:‘伸出你的手来摸摸我的伤痕!’,他这才信了。”

“万能的主啊......我像托马斯一样,我也不信,我努力地向前伸出我的手来,也永远摸不到你的伤痕。”

“主啊,如果你真的存在,你也未免过于暴虐,看看这个世界-----丑陋和罪恶蔓延人间,你却任由它们发展;恶行与不义充斥大地,你却眼睁睁地毫无作为。你给了人们希望,却丝毫不付诸行动,现在,我的母亲蒙你召唤,去了天堂......您会给她一个义人应得的好位子吗?

“傲慢的主啊,你究竟在哪里?”

 

《我在这里》
......

夜深云黑,辗转反侧的不只有思恋中的男女,还有独自赏月的可怜人。

李隐眸睡不着,但内心却出奇的平静,他下了床,穿上拖鞋,将桌上剩下半瓶的凉水一饮而尽,走向阳台。他看着半残的明月,一阵悲哀忽的涌上心头。

“你好,人类。”

一个“念头”在脑海生成,但奇怪的是,那并不是自己的。

而是,别人的?

“你是谁?”

李隐眸依旧面无表情,看向半圆的月亮。

“两个太阳系时之前,我注意到了你,而用你们的话说,我是神。”脑海里面的声音说道。

李隐眸沉默了,起身扶在阳台的栅栏上。

“不可能。”这个词简直是脱口而出的。

“为什么?”脑海里的声音有些不解。

李隐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傲慢的主,不会与人接触的。”

脑海里的声音也沉默了,随后便“大笑”起来。

(这“笑声”实在是过于诡异,让李隐眸怀疑这到底算不算是在“笑”)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你们这些脆弱的固体碳基躯壳是如何怎么培育出独立且发散的思想的?”

几秒的沉思过后,李隐眸迅速判断出,自己可能是长期的工作劳累与过度悲怆引起了某些精神疾病。

不然怎么会有一个神经病在自己脑海里絮絮叨叨呢?

估计得进精神病院了。

李隐眸:“你到底是谁?”

神:“我不是说了吗?我是‘神’,啊,当然,你也可以叫我‘主’。”

李维:“好吧.......那请问,伟大的主来找我这个受祂眷顾的羊羔做些什么?让我领导一次十字军东征,消灭异教徒,为您放牧那可怜的世人吗?还是说找几个漂亮的男孩去献给我们忠贞而无私的神父们呢?”

神:“......不,当然不是,而且我本来也不是来找你的,但当我看到你之后-----我想做一个试验。”

李隐眸:“那么我是就是这次试验的小白鼠?”

神:“对,也不对。”

神:“你们对于低级生命的利用率过于低下,我想这是由于你们过于低下的生产力与过于脆弱的行动肢体导致的。”

李隐眸:“所以呢?”

神:“我会在附近找一个与MU182类似的类地星球来进行一次小实验。试验的主要内容是:以你身为碳基生物的十八个地球年所拥有的经验从无到有发展一个文明,相应的,我会赋予你一些你们的理念中只有‘神’才能使用的能力。”

李隐眸:“MU182?”

神:“啊,请不要在意,这是我对这颗类地行星的编号。”

神:“我通过一些手段知道了你所在种族的历史,我真的很惊讶,你们这些固体碳基生命是怎么在短短三百年间几乎前进了一整个时代的?在我漫长的寿命中没有见过一个像你们这样的异类,那简直就像是.......一只蚂蚁吞掉并快速消化掉了一只大象!”

李隐眸的内心就像是煮烂了的混沌---皮不是皮、肉不是肉,他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病入膏肓的精神疾病。

但人类本能的侥幸心理指引着他。

过了大约五秒钟。

神:“哦,对不起,我来晚了,路上遇到了些.......小麻烦。”

李隐眸:“我原谅你了。”

神:“(沉默)”

李隐眸:“那你找到了吗?类地行星?”

神:“当然,距你十六万光年外的一颗未发展出文明的类地行星,甚至有着和M18,哦不,是地球差不多一样的卫星和恒星。”

李隐眸:“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银河系以外?”

神:“不然呢?如果银河系以内有适居恒星以供发展文明的话,他们早发现你们了,或者......你们发现他们?”

李隐眸:“那请问你是想怎么送我过去呢?——只送大脑?还是要把我脱水了以后再用水滴捎过去?”

神很显然没有领会到李隐眸说的话,所以它只是像澡堂的搓澡工一样,猛地把一大桶水直接朝澡客泼下来,霹雳呱啦地吐出一连串李隐眸听不懂的名词,什么折越、虫洞、维度之类的,使得李隐眸更加坚信自己的想法。

李隐眸:“我困了,明天还要去医院查查我的脑袋到底出了什么毛病,亲爱的‘主’,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神:“当然,我宣布----试验正式开始。”

说罢,李隐眸眼前一黑,晕了过去。明明刚才还是温和的夜晚,现在立马就刮起了狂风,刹那间,一个扭曲的黑洞撕碎了时间和空间、摧毁了不同维度之间的障碍,来到了李隐眸面前,将他吸入其中。

他下意识地张了张嘴,不过说不出话来---小小的阳台已经没有空气作为传播声音的介质了。

五秒钟后,神看着恢复原样的阳台,想了想,便一挥手(如果祂真的有“手”的话),一个原模原样的“李隐眸”出现在阳台上。

“去吧。”神望着十六万光年外的灰色行星,同时还在构思着什么,祂已经想好这次试验的命题了。

“论碳基生命与伟大文明。”
作者:英白拉多凯撒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4925482/
出处: bilibil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万道一。(゜-゜)つロ 干杯~ » 论碳基生命与伟大文明
莫要搞事情哦
你喜欢的人刚好也未喜欢你
张学友刘德华邓紫琪已关注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赏点小费吧客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