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要让子弹飞多久?

1

文 / 谭宵寒
来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不确定性正重新笼罩腾讯。

二季度,腾讯营收为 1340 亿元,同比下滑 3%;净利润 186 亿元,同比下滑 56%,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净利润 281 亿元,同比下滑 17%。

腾讯过去十年的高歌猛进,一是因自身业务快速成长,一是靠着充沛的资金和流量组建了一支 “英雄联盟”,但如今这套战略正在失灵。

8 月 16 日,路透社报道称,腾讯计划出售美团的全部或大部分股权,如果市场条件有利,将在今年内开始出售。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上,腾讯高管回应,有关出售美团股份的新闻报道并不准确。

若联想到去年年底,腾讯曾减持京东,所持有股份从 17% 下降至 2.3%,不再为京东第一大股东,继续减持美团或许只是时间问题;腾讯减持京东采用了派息的方式,即向腾讯股东派发京东股票,腾讯高管在电话会上明确表示,未来腾讯向股东返利与回购动作会保持下去。

腾讯曾靠投资再造了一个腾讯,但在监管对互联网大公司日趋严格的背景下,这条道路已经 “此路不通”,何况红利正在消失的互联网留给腾讯的投资机会已经所剩无几。

今年上半年,腾讯投资活动耗用现金流净额为 477.31 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 1019.38 亿元大幅下降。

当联盟式扩张不再被允许,腾讯增长逻辑必然要发生变化,回归到专注自身业务发展的道路上。

腾讯自有业务这端,二季度,增值服务业务收入 717 亿元,相较去年同期保持稳定;网络广告业务收入同比下滑 18% 至 186 亿元;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业务收入 422 亿元,同比增长 1%—— 三大业务,两个增长停滞,一个继续下滑。

腾讯刚刚经历了一个增长确定性非常强的时代,丰厚的移动互联网红利不仅壮大了腾讯自身,同样使腾讯的一众盟友获益。

如今腾讯则跨进了一条充满不确定性的河流。移动互联网之后,下一个时代属于元宇宙、硬科技,还是新能源车?形势尚不明朗,腾讯也显得有些举棋不定。

巨头争夺的不是现在,而是未来,因为现在已经属于他们了。一旦失去争夺未来的能力,甚至只是向外界暴露出这种势头,哪怕现在坚如磐石,都会影响外界对其的评估,联想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扎克伯格之所以将 Facebook 更名为 Meta,很大程度上是在宣示 “未来主权”—— 如果未来属于元宇宙,那我就抢先把旗帜插在这里。这种宣示未来主权有点虚张声势,但足以彰显其争夺未来的决心,从而推高外界对 Meta 的信心。而腾讯尚未找到下一块领地,能够在此向外界宣示其 “未来主权”。

目前来看,对于未来的方向,腾讯的逻辑和其对内部业务类似,是观望,“赛马”,让子弹飞一会儿,看看哪种趋势能真正跑出来。问题是,如果不在现在就抢先下注,有时会在未来失去主动,无法切掉那块最大的蛋糕。在这一点上,腾讯已经因为落后失败了至少两次:一次是算法推荐主导的内容分发平台,天天快报输给了今日头条,另一次是短视频,微视输给了抖音。这还没有算上云,当年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同台论道,马云坚定认为未来属于云计算,另两位大佬不以为然,结果就是腾讯云份额现在仅为阿里云的三分之一。

当然,在营收端,腾讯有游戏以及 B 端业务支撑,在流量端,微信依旧是最大的流量入口,且视频号近几季度表现不俗,腾讯基本盘依旧稳固,疫情对腾讯的影响正逐渐散去。与阿里相同,因体量优势,腾讯无论如何都不会被时代彻底甩开,甚至可以说,因手握大笔资金和流量,在走进下一个时代时,它同样具备优势。

但问题是,腾讯需要想清楚,它将向何处去。

 

 

A


腾讯二季度财报最受外界关注的就是利润变动。

按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腾讯净利润同比下滑 56% 至 186 亿元。不过这一变动很大程度是由于其他收益净额同比大幅度减少,由去年同期的 207.63 亿元下降至 44.2 亿元。

其他收益净额减少,又主要是由于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变动计入损益的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收益净额(包括因投资公司估值增加产生的收益净额),由去年同期的 145.8 亿元下降至 14.32 亿元。

换言之,投资给腾讯带来的收益在本季度已相当微薄。

“对于投资和减持方面的决定,腾讯的重点一直是合理分配资金。腾讯在投资方面非常谨慎,会持续投资,也会考虑对哪些标的进行减持。” 尽管腾讯高管在电话会议上表示,目前腾讯的股价和投资组合价值被严重低估,但可以预料的是,过去那种单季度给腾讯带来一两百亿投资收益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刨除投资部分,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腾讯二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 17% 至 281 亿元,依旧处于下降通道。和上季度相比,收入环比下降,净利润环比上升。

净利润环比上升的原因就是控制成本,腾讯也过上了节衣缩食的日子,具体措施无外乎砍项目、裁员、降低营销开支。

腾讯三大业务板块中,网络广告业务收入成本同比下降最多,为 5%,其中有公司对内容成本管理严格有关,也与业务收入下滑带来的分销成本自然减少相关。

销售及市场推广开支、一般及行政开支的变化最能反映腾讯正在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其中,销售及市场推广开支同比下降 21% 至 79 亿元,环比同样有所下降;一般及行政开支同比增长,环比下降 2% 至 262 亿元。

财报如实记录了腾讯二季度砍项目和裁员的动态变化过程 —— 一般及行政开支环比下降是因 “优化了人员配置并控制了雇员成本”,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业务收入成本同比下降是因 “缩减亏损项目”。

从腾讯近几个月动作看,腾讯在成本方面似乎仍有压缩空间:8 月中旬起,腾讯对部分外包员工取消餐厅福利,后续使用食堂需要收费;另外,公司餐厅不再提供免费餐盒,以及随餐免费水果,若需要需自购。

 

 

B


一旦公司进入到要缩减各项开支以维持利润的阶段,往往意味着公司营收增长已出现停滞信号。

腾讯收入主要由增值服务业务、网络广告业务、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三大板块构成。其中,增值服务业务主要包括游戏业务和社交网络收入(含视频号直播、数字内容订购服务等)。

今年一季度,腾讯网络广告已经出现大幅下滑,同比下滑了 18%,但好在有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板块的增长兜底,一季度营收同比持平;到了二季度,包括游戏在内的增值服务业务、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双双陷入增长停滞,腾讯由此陷入营收下滑的局面中。

单就业务营收看,二季度财报与一季度有诸多相似之处:游戏业务增长停滞同样是因国外市场依在消化疫情时代的影响,国内市场受游戏发布数量、未成年保护政策影响;网络广告收入下滑是因大环境影响;金融科技服务收入同比放缓是因疫情影响了商业支付活动,企业服务收入同比降低是因缩减亏损项目。

另一相似点是,视频号依旧是腾讯营收接下来的最大希望。财报多次提及了视频号:视频号总用户使用时长超过朋友圈总用户使用时长的 80%,视频号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超 200%,基于人工智能推荐的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超过 400%,日活跃创作者数和日均视频上传量同比增长超 100%。

而视频号给腾讯带来的营收增长也将在三季度财报中体现 ——7 月 18 日,视频号首次接入信息流广告;7 月 21 日,视频号小店上线。

腾讯高管在电话会上透露,未来腾讯会推出视频号广告竞价系统,这也将有利于视频号广告营收的增长,“我们预计视频号的广告载量会超过朋友圈。”

疫情影响减弱、视频号收入增加,看起来腾讯营收情况将在三季度有所改善,另一有可能改善的业务是游戏。

今年 4 月,时隔 8 个月后,游戏版号恢复发放,但腾讯至今还未获得新版号。5 月的财报电话会上,腾讯高管层表示,游戏版号先发放给中小公司是情理之中,未来包括腾讯在内的公司会陆续拿到新版号。

腾讯高管在电话会议上提到了金融科技业务的增长情况:疫情期间的四五月支付单量增速下降到 4% 以下,6 月份增速恢复到 16% 以上,7 月增速更快。

对腾讯而言,最好的日子已经过去,但放在年内,最差的日子同样已经过去。

 

 

C


没有惊喜,好在也没有太多惊吓 —— 可以这样总结腾讯二季度财报。疫情、经济对腾讯营收的负面影响多半已被预料到,但同样缺乏亮点。

对于未来发展,腾讯财报中是这么说的:我们将聚焦于提升业务效率并增加新的收入来源,包括在视频号中推出信息流广告,同时持续通过研发推动创新;公司约半数收入来源于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与网络广告,这些业务直接得益于整体经济活动 —— 腾讯明确指出的能为公司带来营收增长的,只有视频号。

看上去,腾讯的重点仍在降本,“公司第一波控制成本的举措中,已经看到市场费用出现明显下降,预计未来几个季度,效果会在一般行政支出中逐步显现,其中包括一部分人员和薪资调整。” 腾讯高管在电话会上表示,第二波控制成本的举措主要是业务方面的调整,另外公司还对包括视频号在内的高利润率的业务进行了成本调整,“我们有能力在宏观环境不变的情况下恢复同比盈利增长。”

单靠降本显然无法替腾讯找到下一个时代的船票。

腾讯面对的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局面,游戏、金融、广告都有可能遭遇监管风暴或经济影响。

当然,腾讯体量足够庞大,眼下基本盘也足够稳固,危机可能会在多年后到来,甚至不会到来,但未雨绸缪显然是必要的。

微信横空出世,曾被外界认为是腾讯拿到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船票,从 PC 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时代转换,仍旧是在互联网的范畴中,但下一个时代的机会或许根本不在互联网这端,不是腾讯擅长的领域,腾讯需要更早地做好准备。

去年年底的财报电话会上,刘炽平曾表示,元宇宙是一个令人激动,但也比较模糊的概念,“我们认为元宇宙可以为游戏和社交网络行业增添新增长机会,也会为企业市场带来增长机遇。腾讯具备相关技术和知识,都会成为未来探索和发展元宇宙业务的基础。”

目前看,元宇宙不是腾讯寻找未来的坚定选择,至于腾讯会去争夺哪张船票,尚不明朗。

自有业务之外,腾讯投资思路同样不得不发生转变。减持京东时,腾讯曾表示,腾讯投资会持续发掘新赛道、新机会,特别是前沿科技和实体经济数字化。

投资赛道的改变是相对表层的改变,腾讯同样需要改变的发展逻辑是,从以往那种广交盟友的结盟式投资过渡到相对松散的投资合作中,靠流量帮扶盟友的路线已经走不通了。

显然,面对未来,腾讯需要更坚决地下注。但矛盾点在于,面对不确定性的机会,下注意味着要增加成本与支出,在营收增长停滞、经济环境不明朗的情况下,这本来就是一种逆人性的选择。

怎么选,是互联网下行时代,摆在腾讯面前的难题。

 


END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万道一 » 腾讯要让子弹飞多久?
莫要搞事情哦
你喜欢的人刚好也未喜欢你
张学友刘德华邓紫琪已关注
赞(0) 打赏

赏点小费吧客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