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淘元老” 洋码头欠款 2 亿元,老板卖楼还债冤不冤?

1

 

文 / 孙鹏越
来源 / 锌财经(ID:xincaijing)


近日,多家商家投诉洋码头 “长期拖欠支付商家货款,数额从数万到数十万不等”。据看看新闻报道:有买手称从去年 7 月份开始,就无法在洋码头平台上提现贷款,为了追讨货款,近一个月来,上述买手已多次来到洋码头位于江场三路上的公司总部。

不仅拖欠货款,洋码头甚至连房租都付不起,界面新闻报道:原洋码头总部大楼已经大门紧锁,内部无一办公人员。而相关物业表示洋码头已经拖欠了自今年起的物业相关费用,金额涉及数十万元,物业已向洋码头提起相关诉讼。

9 月 19 日,洋码头 CEO 兼创始人曾碧波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表示:因为疫情和战略误判,导致新浪微博退股,退还新浪一个多亿,银行抽贷拿走了 8000 多万,资金被托管。目前,曾碧波已经将房子、车子卖掉,用来偿还洋码头负债。

诞生于 2011 年的洋码头,是不折不扣的 “海淘元老”,曾经屡屡让资本青睐,从 2011 年开始,获得 7 轮融资共计 10.8 亿元,然而却沦落到交不起房租,被房东撵走。老本行讲不出新故事的洋码头,只能艰难向直播电商转型。

 

假货猖獗,买手资质成疑


面对网络上的流言蜚语,洋码头在本月 14 日公开发布声明,否认存在拖欠商家货款,表示 “被欠款商户” 系洋码头在合规化经营过程中查处的不良商户,存在 “买卖账户”、“售假” 等一系列严重违规违法的经营行为,在整顿过程中店铺被冻结。

同时,洋码头表示自己在开源节流,控制所有不必要开支。因未获得疫情 6 个月的租金豁免,所以员工全体居家办公模式降低成本,同时正在寻找更合适的办公场所,并非所谓的 “人去楼空”。

洋码头官方公告将上面要债的商家和买手称之为 “不良商户”,但在 8 月 31 日洋码头举办的线上会议上,洋码头 CEO 兼创始人曾碧波却承认,出于资金托管等原因,2022 年 5 月 1 日前的大量历史货款无法结算,当前货款欠款达到 2 亿元,另外还有 3800 万元的保证金。

同时,洋码头始终避而不谈拖欠物业费,导致被物业起诉的事情。

曾碧波

至于债务如何偿还,曾碧波表示将全部卖掉个人股权,并引入战略投资:“洋码头十几年的沉淀还有价值,平台积累的买手和用户还有价值。” 但实际上,洋码头被用户抛弃的最大原因恰恰就是不诚信和假货泛滥

早在 2017 年,洋码头就被新京报报道:洋码头所谓 “海淘”、“中古” 的奢侈品箱包,大部分来自广州白云皮具城。甚至记者亲自实验将售价 400 元的高仿手包,通过洋码头网店以 7000 元人民币的价格售出。扣除各环节成本,净利润 6000 元左右。而洋码头所设立的监管程序如同虚设,丝毫没有任何鉴定。

造成洋码头售假的最大原因,就是买手的门槛极低,仅需提供境外居住证明,并且账号信用良好就可以开店。而大量毫无电商经验的留学生和海外务工人员,只需要在国外商场拍拍照片,就能做起海淘代购生意。

目前在黑猫投诉平台,关于洋码头的投诉多达 3515 条,大量关于 “洋码头包庇卖假货”、“洋码头公然售假”、“无法退款” 等负面投诉。

来源:黑猫投诉平台

在 2018-2021 年,洋码头多次遭到上海市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处罚,合计罚款 4 万元。被处罚的原因均涉及虚假宣传等,主要与买手存在违法行为有关。

今年上半年,工信部发布《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 APP 通报(2022 年第 1 批,总第 21 批)》中,120 个 APP 存在违规收集用户设备信息、侵害用户权益的行为,洋码头就位列其中

如此之多的负面信息,已经让消费者和用户失去了对洋码头的信任。

 

直播能救洋码头?


面对蜂拥而至的债主,曾碧波表示:“我个人不会随意跑路,下辈子还想江湖再见。所以今天请给洋码头一个空间和时间,不管洋码头公司下一步会如何,我个人会全力担当,哪怕是开直播卖货我也会把债还掉。”

开直播卖货,在曾碧波口中,似乎成为拯救洋码头最后筹码,但洋码头真的没尝试过直播吗?答案是否定的,早在几年之前,洋码头就已经积极转型做直播电商了。

2019 年,洋码头就开始在自家 App 上做海淘直播,通过全球各地的买手直播让用户享受沉浸式购物体验,并且洋码头和一些达人进行合作,给洋码头 App 进行导流,然后转化形成交易,实现了 1000 多万元的盈利。

也就是凭借这盈利的一千万,洋码头突破天猫国际和网易考拉的封锁,拿到了新浪投资的 D 轮数亿元融资。

但好景不长,随后的 2020 年疫情对跨境电商的打击过于沉重,美国、日本、欧洲大量 OUTLETS 折扣店和中古店关门,大量货源被封了起来,海淘随之一蹶不振。
洋码头直播

受到疫情常态化的影响,直播电商对海淘冲击也足够凶猛。越来越多的用户选择去抖音购物,在直播间就能下单购买,根本不会选择跳转到其他 App 和平台去购买,垂直类电商 App 的流量出现直线下跌。

迫于无奈,洋码头开始放弃自家 App 直播,在 2021 年 3 月正式开通抖音账号,洋码头的 CEO 及创始人曾碧波也开始下场进行直播带货。

刚到抖音的洋码头,凭借自己海淘十几年的经验和货源还做得不错,在 2021 年 7 月 30 日的一场直播中,两个小时就卖空了 2000 万的商品,整场交易额突破一亿元,这也是洋码头近几年来最好的一次直播成绩。

虽然销量可以,但达人的坑位费、直播间运营费用都是一笔巨额开销,导致洋码头的净利润一直处于较低水平。

同时洋码头在跨境电商的市场占比越来越低,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 年,中国跨境电商两大平台分别是天猫国际和考拉海淘,市场占比为 26.7% 和 22.4%;京东国际、苏宁国际及唯品国际等市场份额均在 10% 以上;洋码头位列第六,份额仅为 5.5%。

放弃自己的 App,全面向抖音靠近,洋码头逐渐从跨境电商变成一个直播供应链。

 

大厂齐聚跨境电商


与洋码头一片惨淡相反,现在的跨境电商市场正处于稳步增长。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2022 年上半年中国跨境电商市场规模达 7.1 万亿元,预计全年市场规模将达 15.7 万亿元。

但当下的跨境电商业务,基本已经由大厂的头部平台所把控,已经没有垂直类 App 的生存空间。

阿里巴巴旗下的天猫国际是跨境电商赛道的头部玩家,2019 年 9 月 6 日,阿里巴巴集团以 20 亿美元将网易考拉全资收购,更名考拉海购。至此阿里巴巴占据了接近一半的跨境电商市场份额。除了 B2B 业务之外,阿里巴巴还有阿里巴巴国际站、Lazada、全球速卖通、Trendyol、Daraz 等平台,广泛覆盖全球约 200 个国家和地区。

除了阿里巴巴以外,字节跳动推出集销售和广告功能于一体的电商体系 TikTok Shopping,此外,还上线了独立出口电商 APP 商城 Fanno,凭借 TikTok 的影响力跑马全球; 京东旗下的京东国际主营进口消费业务,还宣布与 Shopify 达成合作,用于升级全球仓储和物流;拼多多也在 9 月 1 日上线跨境电商平台 Temu,主要面向北美市场。

互联网大厂在于资本、供应链、流量和品类四大优势,是 “洋码头们” 所无法匹敌的,对于境外电商屡屡出现的假货问题,也有了更多保证,让消费者和用户更加放心。

阿里巴巴国际站

濒临死亡的洋码头在如今的市场环境下举步维艰,无论是后疫情时代的冲击,还是假货的诚信问题都一点点让洋码头失去用户。

但在直播领域的发展,也让洋码头燃起了新希望。将直播电商和跨境电商进行深度融合,为直播机构或达人提供供应链综合服务,似乎成为洋码头最有可能的发展方向。

至于如何解决 2 亿元的欠款和 3800 万元的保证金,只能说一切靠天意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万道一 » “海淘元老” 洋码头欠款 2 亿元,老板卖楼还债冤不冤?
莫要搞事情哦
你喜欢的人刚好也未喜欢你
张学友刘德华邓紫琪已关注
赞(0) 打赏

赏点小费吧客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