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多款 App 密集下架,互联网再无产品神话?

12

文 / 陈桥辉
来源:Tech 星球(ID:tech618)


在宣布关停一款当年颇具人气的游戏产品 “QQ 花藤” 不到 10 天后,腾讯又宣布了另外一款游戏产品停运的公告。

8 月 29 日,《冒险岛 2》官网发布公告称,由于腾讯与《冒险岛 2》游戏开发商的代理协议即将到期,经与开发商友好协商,腾讯将于 2022 年 11 月 2 日 11 点正式停止《冒险岛 2》在中国大陆地区的运营。

除了上述两款产品,Tech 星球统计发现,腾讯在今年已经宣布下架的产品(含游戏类)已接近 40 款,平均每月下架 5 款产品。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腾讯在今年正式推出的新产品屈指可数,甚至一个月都很难见到一款新产品上线。

不仅腾讯,互联网大厂们正在迎来 App 下架潮。

字节在前不久下架了派对岛、识区和内部重视的种草产品 “可颂”,百度则下架 Wonder、看多多、音磁、一局等 10 多款产品,阿里下架采源宝、友啥、礼发发等 3 款产品,京东也下架了京东金融 App 青春版。

产品的密集下架,从侧面反映出近 20 年一路高歌猛进的互联网巨头们踩下了刹车,不再执着于 “无边界” 扩张,而是更关注利润表上的关键数字。

8 月 22 日,华为内部论坛上线了一篇题为《整个公司的经营方针要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的文章,任正非在文章中提到,把活下来作为最主要纲领,边缘业务全线收缩和关闭。

聚焦主业,探索创新业务和边缘业务收缩成为行业共识。超级 App 工厂,已经成为了过去时。

8 个月下架 60 多款产品

Tech 星球综合七麦数据和公开信息梳理,据不完全统计,今年 1 月到 8 月,各互联网大厂下架的非游戏类产品就有 20 多款。

通过梳理发现,腾讯下架的产品最多,达 11 个,其次是百度,有 9 个产品,随后是字节、阿里和京东。

下架的产品中,以边缘性和探索试错的产品居多,比如字节的互动社区产品 “派对岛”,腾讯的电商产品 “小鹅拼拼” 等,也有字节跳动非常看重的 “可颂”,这款产品当时被认为是字节跳动对标小红书的关键产品。

一位接近腾讯的人士向 Tech 星球透露:“随着时代的变化,未来,腾讯还会有更多的产品将进行优化和迭代。”

另外,游戏产品更是成为被大厂下架或关停的重灾区。

据游戏新知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 7 月,腾讯下架了《QQ 堂》、《QQ 连连看》、《QQ 美女找茬》、《全民斩仙》、《捕鱼来了》等多达 28 款游戏。其中不乏有超过十年历史的《QQ 连连看》和《QQ 美女找茬》,也有曾登陆过 iOS 免费榜第 3 名的《捕鱼来了》,还有着让腾讯成功进军游戏市场的经典游戏《QQ 堂》,正式上线后迅速取得了千万注册用户,最高同时在线人数一度达到了 22 万人,整个运营周期总注册用户数量超过 3 亿人。

Tech 星球通过七麦数据发现,作为国内游戏市场 TOP2 的网易游戏,在今年也陆续下架了《黑潮之上》、《猎手之王》、《月神的迷宫》等 6 款产品,其中,《黑潮之上》上线后不久,累计新增人数达到了 500 万人次。

游戏新星字节跳动在今年也有多款中重度游戏和休闲游戏下架,比如《战争艺术》、《全明星激斗》、《镖人》等,这些被字节寄予厚望的游戏并未带来想要的结果,甚至在 TapTap(一个推荐高品质手游的手游分享社区)上纷纷遭到用户吐槽。

与下架产品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产品上新的情况。

从 2021 年下半年开始,这些曾经缔造 App 神话的互联网大厂们,如今好像进入了休眠期,不仅没有再出现过一款现象级 App,而且连探索试错的身影都很难见到。

进入到 2021 年下半年后,引人注目的新产品越来越少。Tech 星球统计发现,腾讯今年正式推出的新产品仅有 3 个,分别是团购工具 “鹅享团”、游戏社交产品 “哔哔叽”,以及电商产品 “企鹅惠买”。素有 App 工厂之称的字节,与以往相比,数量也在减少,到目前为止,今年仅上线 6 款产品。而快手、百度、阿里在今年推出的新产品也是屈指可数。

如果说前几年,互联网大厂通过推出大量产品的方式,不断地布局新产品争夺用户和时长,那么现如今在产品上的收缩,则反映出大厂正在减少对新领域的探索,开始逐步收缩业务阵线。

一位快手的产品经理告诉 Tech 星球,互联网大厂已经严格控制项目成本,非必要的产品要么暂停要么关停,减少对部分新领域的实质性探索,保住现金流成为大厂们的首先要目标。

互联网大厂花式省钱

互联网的 “躺着赚钱” 时代一去不复返。

移动互联的用户流量增长放缓,红利见顶。据《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报告(2021)》显示,2020 年,我国移动互联网用户稳步增长,但增速继续放缓。2020 年月活跃用户数的月均增长率已由 2019 年的 2.3% 放缓至 1.7%。国内互联网用户即将见顶,且多个主要市场早已被瓜分,新入场的玩家很难有突破的机会。

这意味着,如今大厂之间的竞争更多是抢夺存量用户资源,而非开拓新市场。在这样的环境下,需要战略性放弃新的探索和边缘性的产品,以及减少不必要的支出。

今年 3 月腾讯财报发布后,CEO 马化腾曾表示:“我们正在积极适应新环境,降本增效,聚焦重点战略领域,争取长期可持续增长。” 可见大厂早已嗅到了 “危机”,提早布局。

8 月 17 日,腾讯公布了上半年财报,腾讯 2022 年第二季度实现营业收入 1340.34 亿元,同比下滑 3%,净利润 281.39 亿元,同比下滑 17%。

这样的成绩还是腾讯砍掉了一些非核心、边缘性质的业务,收紧营销开支,并且削减了很多业务的运营费用之下得来的。

用户增长见顶,大厂投放广告的积极性锐减。今年第二季度,快手的营销及市场推广费用同比降低了 23%;腾讯的销售及市场推广开支同比下降 21%;而京东、阿里、小米等已经披露第二季度财报的大厂,其营销费用皆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同时,大厂也在让组织变得更为轻盈,边缘产品的关停和下架一定程度上会带来人员的缩减。腾讯二季度财报显示,其一般及行政开支环比下降 2% 至 262 亿,原因在于优化人员配置并控制雇员成本。

阿里巴巴的财报体现得更为明显。2023 年 Q1 季度财报显示,截至 2022 年 6 月 30 日,阿里巴巴拥有 245700 名员工,而截至 2022 年 3 月 31 日为 254941 人,较 3 月 31 日减少 9241 人。上半年,阿里巴巴员工总数减少了 13616 人。

一位快手的产品经理向 Tech 星球表示:“现在做产品的投入非常高,以我们团队为例,30 人的产品团队,每月成本已达到百万级别,而成本主要来自于人力成本,开发加产运,这两个是大头。一个产品的 DAU、商业化得达到什么程度,才能把钱挣回来?再加上,现在行情不好,探索新赛道,做新产品并非是时下最好的选择。目前团队成员已经少了一半,其中已经有 3 个高职称的人被优化,至今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

信奉 “大力出奇迹” 的字节跳动也不例外。据界面新闻的消息,字节跳动 CEO 梁汝波最新的 OKR 中,有一项是字节跳动将根据业务形势更新人力计划,大幅降低 2022-2023 年招聘计划,降低组织规模增速,并提升组织效率。据晚点 LatePost 报道,字节跳动的教育、游戏业务都启动了大幅裁员,其中教育业务裁员约 80%,裁员之后团队规模为 1000 人左右。

集中优势兵力,聚焦主营业务

放弃边缘业务,调整组织后,互联网大厂们现在正集中主要兵力和资源,聚焦主营业务,精细化运营自家的明星产品,希望明星产品可以带来更大的收益。

典型的是字节跳动。抖音今年一直在测试新的功能和业务,比如小说频道、电商一级入口、以及团购配送等。依靠着抖音的流量,这些功能和业务能够更好的杀入电商、本地生活。如今的抖音正在从一款娱乐性质的短视频产品,转变成一个具有服务属性的综合类产品。抖音或将成为下一个超级 App。

抖音产品经理告诉 Tech 星球:“当下公司发展成熟业务是重中之重,毕竟成熟的业务是营收大头,将利润率提上来才是当下的最优解。留好现金,等着资本市场和行情回暖,才可能会有转机。”

阿里 CEO 张勇在今年曾公开表示,根据宏观环境的变化,尤其是去年已经完成了 10 亿年度活跃消费者的里程碑基础上,今后在消费端的工作重点是从绝对的用户数规模增加,转移到能够服务好现有用户,做好他们分层分类的运营,提升每一层用户的钱包份额。

为此,阿里开始在淘宝 App 中增加了多个 C 端功能,比如测试订单号码保护功能、内测微信支付等,已优化用户的服务体验,此外,淘宝还推出了自营业务 “猫享”,探索基于淘宝的新电商方向。

另一互联网巨头腾讯也是如此,旗下王牌产品微信正承载着越来越重要的功能,内嵌的视频号被内部视为腾讯发力短视频的最佳出口,即便在用户数目上还无法和抖音抗衡,但视频号也开始承担一部分变现任务。目前,视频号已推出信息流广告,以基础合同方式卖广告,8 月底将增加竞价方式,释放更多的广告位。

根据中信证券的预测,视频号开启信息流广告变现后,2023 年视频号广告有望达到 370 亿元营收。对于腾讯来说,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曾经四处扩张的互联网大厂们,正在收缩自己的战线,他们对新产品变得越发谨慎,但对于利润也变得更加激进。留够足够多的粮食,正成为大厂们的新主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万道一 » 60 多款 App 密集下架,互联网再无产品神话?
莫要搞事情哦
你喜欢的人刚好也未喜欢你
张学友刘德华邓紫琪已关注
赞(0) 打赏

赏点小费吧客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