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最近大家都在 “隔轮退”

road-construction-192894__480

文丨喜乐
来源丨投中网


说起来有趣,前儿和我交好的投资人朋友 Alex 语气中带着点兴奋地问我,要不要写一篇隔轮退的选题稿。Alex 兴奋的原因无它,“最近圈里贼火,大家都在搞隔轮退。”

隔轮退,顾名思义,投进去后隔一轮或者隔两轮就退出。说起来并不是多新鲜的投资策略,甚至有一些天使投资的机构以此种打法为标榜,因此隔轮退尤其在早期投资中常见。

但在 Alex 的语境里,此 “隔轮退” 显然非彼 “隔轮退”。前者或还能代表一种良性的退出策略,后者就无法这般自得了,Alex 对我分析,大家都在搞隔轮退,无非是因为项目估值和业务达不到心理预期。

“能退还不早点退,傻子才等到上市呢,何况能不能 IPO 还是个问题。”

隔轮退

要紧的不是 “轮”,而是 “退”

Banner 是一名天使投资人,提到隔轮退,他当即眉头紧皱,“关键是能退得出来吗?”

Banner 的反应一针见血且别有深意。最紧要的一层深意则是一连串的问题:刚投进去就要退出,有接盘侠吗?如果项目是赚钱的,那你为什么要退?如果项目不赚钱,谁给你退?如果非要退,难道打一折去 S 市场?还是将项目包装成明星项目,击鼓传花扔给其他同行?

在 Banner 的投资生涯中,鲜有 “隔轮退” 的完美案例 —— 又能退得出来,又能赚钱。Cindy 倒是和我细说了一个 “完美案例”,非常的有趣、具有代表性。

她说:圈里曾有家新能源企业前几轮融得特别好,估值很快叫到了几百亿元,当时很多机构都在抢份额,创始人也曾希望老股东能卖点老股出来吸纳新的投资人,但无奈没有老股东愿意售老股。后来,创始人不得已自己稀释了自己的两个点,给了新的投资人,创始人也因此套现了几十亿现金。

后来你猜怎么着?项目走衰,投资人被套牢。“简直是神来的一笔,创始人成了整个链条上的最大赢家,手上有稀释股份赚来的几十亿现金。”

Cindy 表示,“这才是好的退出啊,如果创始人每轮都能隔轮退,赚的一定不比 LP 少。”

VC/PE 是个高风险游戏,曾有不少大佬明确表示 “不懂退出的投资机构比比皆是”,不光如此,“不懂得拿到好的 DPI 退出的机构更是对行业的摧残” 等观点也不少见。

早退,还是晚退,终究是个问题。而现在,“隔轮退” 已经是历史遗留问题。

“你说怎么搞?”

Banner 的连锁反应实则牵扯的是另一道无形的枷锁 —— 现在的 VC/PE 圈对 “隔轮退” 到底存在着些许偏见。里头若要论起是非来恐怕要追溯到投资人对 “价值投资、长期主义” 的圭臬。

这里头有不少的故事可讲。

比如我有不少熟识的早期投资人,他们十分擅长投早期项目,手里有多个成功的投资案例,后来他们也开始募集起后期基金。一位投硬科技的早期投资大佬告诉我,他们募后期基金只是为了更好的支持他们投出来的早期项目。

为什么呢?有多种原因。第一,可能是早期项目后续融不到合适的钱。

大佬投过的一个自动驾驶项目即是如此,“这项目很多机构看不太清,也不敢投,而我们又坚决看好,因此后续我们自己投了近 10 亿人民币。” 这个案例说明,即使只是投早期的机构,为了自己认可的项目,也会坚持投到后期。

不过这个项目后期跑出来成为行业的龙头项目之后,大佬的基金依然不舍得退出来,大佬是这样说的:“我们要继续支持它往全球发展。”

这就涉及到了第二个原因:坚持长期主义,赚长期主义的 “钱”。

一位投汽车产业链的投资人曾告诉我,相比于海外 VC/PE,本土投资人实际更信仰 IPO 退出,也就是 “要投就投到底”。

这位投资人是一名 PE 投资人,手头有好几个 IPO 案例,他说,通过 IPO 退出的更能诠释何为 “成功案例”,“我们基金内部有一种策略就是,一期基金中一定要确保至少有几个 IPO 退出的,这样也好跟 LP 交待,也方便下一期基金募资。”

以上两种案例只是所谓 “价值投资、长期主义投资” 的管中一豹,而无论是何种案例似乎都不约而同地站在了 “隔轮退” 这种战略的对立面。

换句话说,如果长期主义投资是一种信仰,隔轮退就显得尤为异常且名不正言不顺,尽管 “隔轮退” 很可能只是一种偏见。

关于两者的对立,Dylan 从容地告诉我,“这由来已久,实则是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的不同。”Dylan 在北京一家双币基金负责中台,他表示,毕竟风投是舶来品,美元更有耐心一点,存续期也比人民币长;其次,美元的 LP 基本稳定,多为家族办公室、大学捐赠基金、FOF 等,人民币的 LP 则不同,很可能每一期 LP 都不相同。

“相比美元,人民币的 GP 和 LP 都不是很有安全感,但后者又想学前者。你说怎么搞?”Dylan 说。

LP 最喜欢隔轮退?

不少投资人和我传达了同一个观点:隔轮退,只要能退得出来,到底还是一件好事儿。用 Alex 的话解释,“这年头稳字当头,安全第一,稳就是好机构。隔一轮,项目好坏基本也都能看得出来,隔轮就退,年年都有退出,就是 LP 也高兴。”

Alex 还意味深长地说,“别说你持有 10 年赚了多少钱,LP 也不傻。有选择性的隔轮退,才是良心机构。”

事实上,如 Alex 所说,现在很多人民币基金开始用一种低调的方式采取隔轮退的战略。Dylan 向我透露,有几家在被投企业项目估值到达一定数目时(比如 10 亿估值),机构就开始贩售老股,“赚的还挺多的”。

风向在开始慢慢转变了。

一家规模近二百亿的创始人大佬前两天就曾对投中网表示,相比于 IPO 退出的 IRR,LP 更喜欢看 DPI。“前两年我们投了一家 2B 的项目,疫情期间老股退出拿了几十亿现金,给 LP 分了,大家都很高兴。” 大佬继续,“退出是要给 LP 赚钱,没有人规定一定要等到 IPO 后退。”

除此之外,导致退出链条变化的还有产业链投资的变化。

Emma 表示,和起初互联网投资中最终一家独大的现象不同,如今的科技投资链条很长,这代表每个细分赛道都会有很多的投资机会存在,比如新能源产业链上上下游都埋藏了不少值得投资的水下项目,“这个变化直接导致投资人的退出速度会快很多,因为很多企业可能不需要中后期投资,他们的盈利能力足够到不需要拿那么多投资人的钱。”

因此,“如何尽早退出” 是投资人 Cindy 告诉我的他们内部讨论最多的问题,今天的投资人都在面对着很多好的项目并不那么需要投资人的钱,等诸如此般中国风投前 20 年不会遇到的问题。

“隔轮退” 或许是市场给出的 “如何尽早退出” 的答案之一,但不管是隔一轮退还是隔两轮,投资人们慢慢从 “IPO 退出的信仰” 中走出来的迹象已经越来越明显。

但话又说回来了,“你得退得出来呀。”


来源:微信公众号 “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喜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万道一 » 听说最近大家都在 “隔轮退”
莫要搞事情哦
你喜欢的人刚好也未喜欢你
张学友刘德华邓紫琪已关注
赞(0) 打赏

赏点小费吧客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