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也不嫁给你”性工作者被男熟客杀死前这样说,对方一心想劝她“从良”竟发现她还有别恋

她是一名性工作者,他钟情于她,却不料她另有怀抱。

他一怒之下,夺取了她的生命,自己也永陷深渊。

1

事情要从15年前说起。

2005年4月13日,早上8点多,阿波哼着小曲,来到情人小琴租住的一居室,取自己的摩托车。门虚掩着,阿波一进屋,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床上躺的人,被子盖得严严实实。可是,深圳的四月天,哪有这么冷啊?阿波疑惑地走过去,揭开被窝,只见小琴全身赤裸,一动不动,脖子上还有可怕的红印。他试探着摇了一下小琴的头,对方毫无反应。

阿波脑子里嗡的一声,他慌乱地跑出房间,到对面杂货店里,打电话报了警。

2

说起来,阿波认识小琴已经一年多了。

23岁的小琴,中等个头,长发披肩,身体纤弱,衣着朴素。她没有固定职业,大部分时间,以卖淫为生,一次二三十块钱不等。运气好时,能有五十块,运气不好时,对方还会欠账。

阿波在附近工厂打工,他是小琴的熟客。一来二去,两个人逐渐萌生情意。阿波老婆发现后,和阿波吵过多次。后来,因为把孩子从老家接了过来,两个人关系缓和下来,阿波也收敛了一些,不再夜不归宿。慢慢的,阿波老婆也默认了阿波在外边有女人的事实。

阿波和小琴都喜欢打麻将。晚上,他们经常结伴一起去附近的小店打麻将,打完后,阿波会骑摩托车把小琴送回住处,摩托车也放在小琴那里,自己再走回住处。

这样的生活,违反公序良俗,却是真实存在,而对于漂泊在外的阿波和小琴而言,或许还是黯淡匮乏粗糙人生中的一抹亮色,一丝温暖,一点柔软。

3

就在案发前一天晚上,阿波还喊小琴一起去打麻将。期间,小琴曾用手机接了一个电话,说了两句就挂掉了。

可能是有客人找她吧。阿波知道小琴在做什么营生,并不是很在意。

小琴接着打麻将,电话又响了。小琴说,不管它。阿波就帮她按了拒听键。之后,这个号码又打过来好几次,小琴不耐烦地说,别接。

眼看着手机又进来一条短信:“你不要调戏我了好不好。”阿波觉得哭笑不得,就关掉了手机。

麻将摊到晚上11点半才散。阿波把小琴送回住处,像往常一样,把摩托车推进房里,自己就走了。

谁知,这竟是他和小琴的最后一面。

4

是谁,不断给小琴打电话?

原来,小琴生活中,还有一个男人,阿涛。

阿涛在龙岗平湖一家工厂上班。他也是小琴的熟客,两人发生过多次性关系。阿涛一直在追求小琴,小琴也曾答应过和他在一起。但是,阿涛发现,小琴不仅在卖淫,还和其他男子保持着男女朋友关系。阿涛要求小琴不要再和其他男人来往,小琴却拒绝了他。

一气之下,阿涛也找了一个女朋友,在老家办了酒席,只是没领证。之后,他回到深圳务工,告诉小琴自己办了结婚酒这回事。小琴说,你要和我在一起,就必须和别的女人撇清关系。阿涛不怒反喜,心里觉得小琴还是在乎自己的,就和那个女的断了联系。

可是,阿涛发现,小琴依然故我,脚踩两只船。阿涛很生气:我都已经兑现承诺,不和别人来往了,为什么你还不能只和我在一起呢?为此,两个人经常吵架。

5

那么,导致小琴丧生的这个夜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晚,阿涛喝了酒,他还没有手机,只能用公用电话给小琴打电话,想晚上聚会。可是,话筒里很吵,小琴说什么,他也没听清。再打,就没人接了,最后手机还关机了。他很是不满。

到了半夜,阿涛气呼呼地去小琴那里过夜,两个人吵了半天,上床还是又抱在了一起。一番激情之后,阿涛再次请求小琴不要再做“小姐”了,也不要再和其他异性来往了。然而,小琴依旧坚决地拒绝了他。

也许是阿涛纠缠太紧,小琴烦躁地说:“我死也不嫁给你。”酒劲冲头,气急败坏的阿涛冲动地掐住了小琴的脖子……

天光破晓,黎明来到,阿涛的心却已陷入无尽黑暗。他拿走小琴的手机,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6

揭开生活华丽的外衣,下面往往是苍凉的底色。

小琴死后,人们一度不能确定她的身份。因为,她没有身份证件,却有多个名字,她叫小琴,也叫晓燕,连她的真实姓氏,一时都无法确定。

“她一进房间就关门,感觉那扇门一直都关着一样。”这是邻居对她最深的印象。

或许,这和她的“职业”有关。毕竟,扫黄行动一直在进行,而她小心翼翼,只有熟客,才有资格进她的房门。

或许,繁华都市的大门,对小琴而言,从来都没有真正敞开过。

令人唏嘘的是,得知小琴的死讯后,小琴的父亲很茫然。他说,小琴的母亲早逝,她小学毕业,就去广东打工了,基本和家里没什么联系。而她的弟弟说,他和姐姐最后一次通话是在案发20天前,小琴告诉弟弟,说她给家里寄了钱。

7

2020年3月,阿涛在东莞被抓获。据他交代,十几年来,他隐姓埋名,东躲西藏,不敢回老家,也不敢交朋友。这几年,随着抓逃的力度越来越大,他也不敢到处跑了,就自称姓杨,一直呆在东莞做厨师。

“杨师傅啊,川菜做得还行,干活很勤快。他过年也不回家,在这边也没有亲人。”周围人这样评价他。

落网后,阿涛认罪认罚。近期,深检君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阿涛提起公诉。

或许有人认为,阿涛不嫌弃小琴,小琴如果投桃报李,当会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可是,即使是性工作者,也有支配情感、选择爱情、自主婚姻的自由。阿涛一味强求,只因感情落空,便丧失理智,动手杀人,这已经冲破了法律的底线。

生存很难,生活不易。在不为人注意的角落,无数像阿涛、小琴这样的人,默默地用自己的方式生活着。谁都有追求爱情和幸福的权利,但是,惟有遵守法律,才能给自己、也给社会增添一道安全和自由的屏障。

潇湘晨报综合深圳市人民检察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万道一(网站天天被篡改) » “我死也不嫁给你”性工作者被男熟客杀死前这样说,对方一心想劝她“从良”竟发现她还有别恋
莫要搞事情哦
你喜欢的人刚好也未喜欢你
张学友刘德华邓紫琪已关注
赞(0) 打赏

赏点小费吧客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