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和土耳其,总要死一个!

2022 年 6 月,土耳其的通胀达到了惊人的 78.6%,排行当前全球第一。

排名第二的斯里兰卡,通胀仅达到了 39%,老百姓就已经冲进了总统府开趴体,通胀达到 9% 上下的美国,紧张得每个月,都要跟全世界解释一遍帝国声誉的清白,其他饱受通胀折磨的国家,像英国、意大利等,通胀七八个点,领导人已经吃不住压力,开始陆陆续续辞职下台。

而土耳其,这个跟第二名拉开两倍差距的唯一通胀顶流,到现在也没有看到民众上街游行,埃尔多安也一路淡定自若,忙着跟俄罗斯、伊朗各国话事人谈笑风生,甚至有闲心在加入北约问题上刁难芬兰瑞典,拿出雁过拔毛的传统手段,非得从芬兰瑞典身上榨出些利益,才在最后关头点头放行。

仿佛他内部岁月静好,国际上左右逢源,那个通胀近 80% 的数据,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

世界人民在一旁看得一脸懵逼,搞不清楚土耳其是怎么镇住了时局,让狂暴发生的通胀,没有在当地掀起大风大浪。

事出反常必有妖。

土耳其在世界舞台上种种怪诞行为,来源于他们今天特殊的政治经济地位,看起来妖里妖气的古怪举动,一切离不开产生特殊事物的土壤。

必须先简要了解当代土耳其形成的背景,和埃尔多安上任后,土耳其经济运行轨迹,通胀的事才能谈得下去。

就像谈恋爱要先牵手看电影,总会先预热一段时间,氛围不到,后面的事你搞不明白。

我们都知道土耳其的前身是奥斯曼帝国,这个帝国原是罗姆苏丹国下的一个西突厥部落,蒙国人从东边冲过来把罗姆苏丹国干翻后就跑了,管杀不管埋,西突厥人就趁机收了原来老大的产业,一路东征西讨,建立起了奥斯曼帝国,1453 年连拜占庭帝国都灭了,改君士坦丁堡为伊斯坦布尔,在欧亚交界处,升起了自己的字头。

1

这个西突厥究竟是不是大唐打过去的那群人,还不能百分百肯定,这笔账有点糊涂,年代久远导致证据不充足,但说他们是信了伊斯兰教的西突厥的一部分,定义应该没错。

奥斯曼帝国起家时,前十任领导人都十分能打,号称 “十世雄主”,打下一个地跨亚非拉,面积 550 多万平方公里的大帝国,称雄欧亚大陆的中心处,像一个欧亚收费站,将中国与欧洲的贸易油水吃尽,压制欧洲一直处于穷苦状态,欧洲人冒着生命危险搞大航海,起因就是想绕过奥斯曼这个流氓收费站,直接跟中国做生意,尽量不要被他揩油。

中国在世界历史上,一直屌得一塌糊涂,衰败不过是近三百年的事情,所以我们用的是 “民族复兴” 这个词,而不是 “民族崛起”,早就崛过七八十回了好嘛,我们只是要回到原先的正常位置,跟那些像流星一样划过历史,做一回顶流就新鲜得不行的国家不同,这地我们常待,对我们来说,算不上多稀罕。

欧洲人的大航海开启了殖民地,殖地民催生了国际贸易,国际贸易诞生了伦敦这种现代大城,为了解决伦敦人口爆炸的用煤问题,也为了加速处理殖民地天量的原材料,最终诞生了蒸汽机,引发了工业革命。

而这一切的源头,不过是为了绕开奥斯曼帝国,跟中国做点小买卖。

奥斯曼帝国历经 624 年,与中国元明清三朝齐肩并行,有他独特的生存手段,在军事上,奥斯曼就明显强大清一大截,能在东西两头同时跟英法俄开战,打得有来有回,不像大清面对殖民者全线崩溃,战绩连非洲人都不如,一路丢人现眼。

但在行政上,奥斯曼帝国却不如大清。

由于国土极广大而人口较少,全国不过区区 1500 万人,奥斯曼帝国被迫跟地方上做出种种妥协,出现各种地方自治,甚至为了避免帝国分裂,奥斯曼有一套君民默认的残忍继承制,叫 Fratricide 习惯法,即登基后的王子必须杀光自己的兄弟,动不动将十几个兄弟挂成一排绞死,后期觉得太血腥,1603 年开始,改成将自己兄弟终身软禁,把好些王子直接关成了抑郁症和精神病,还有人带病熬到了皇位,直接拉垮了王朝气数。

所以土耳其今天神经兮兮的古怪气质,是打祖上形成的,他们不是突然神经病的,而是一直神经病。

在奥斯曼衰落阶段,英法两国结成同盟,从西边打他,俄罗斯胃口更大,想要出海口和伊斯坦布尔,从东边打他,但英法两国认为,奥斯曼该打,俄熊更该打,俄熊才是欧洲第一威胁,只要俄熊坐大,就暂停欺负奥斯曼,反过来三国联合,在克里米亚狙击俄熊。

这样折腾到一战,奥斯曼终于被彻底瓦解,巴尔干半岛早脱离统治,阿拉伯人被英国人劳伦斯带着抄了后路,北非也撒腿跑远,法国拿走叙利亚和黎巴嫩,英国拿走埃及、巴勒斯坦、约旦、伊拉克,苏俄要求其放弃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一个六百年超级大帝国,被肢解得只剩土耳其今天这一点核心区域。

英法两国当时的计划,是扶植起一个跟他们更亲近的希腊帝国,在东欧形成屏障,继续对抗俄熊和奥斯曼残余力量,希腊被奥斯曼统治几百年,正一肚子气,在英国帮助下趁势而起,1920 年从伊兹密尔出兵,一路向西推进,眼见亡国亡种在即,在一战中表现出色的猛人凯末尔,被迫向苏联割地换资源,危急关头率军反杀希腊,1922 年 9 月生擒希腊陆军总司令,收复伊兹密尔,保住了奥斯曼帝国最后一块核心地盘,奠定了其国父地位。

土耳其收复了部分陆地,但地中海的岛屿却收不回来,希腊的领海都划到土耳其沿岸,直接捅到了土耳其的嗓子眼,土耳其人下海游个泳都能游到希腊海域,简直欺负到家门口了,就是当年划分地盘的结果。

2

所以希腊跟土耳其之间相当不对付,两国成了百年世仇,国际上天天摩擦,互相给对方挖坑。

凯末尔看着只剩下这一点地盘的土耳其,痛定思痛推进现代化,于是拿着枪顶着反对派的脑袋,废除了苏丹制和政教合一,建立共和制,搞现代教育、禁止使用伊斯兰教历法、禁止使用阿拉伯字母、不准戴塔布什帽、非宗教人员不准黑纱蒙面、黑袍加身,留胡子要交重税,公职人员要穿西装等。

由于其是枪杆子出身,还给军队留下遗训,如果宗教势力回潮,军队可以发生政变,再将权力交还给世俗政府。

土耳其后人们继承其遗志,虽然绝大多数领土在亚洲,但一门心思想加入欧盟,意图成为一个欧洲国家。

欧洲这边允许土耳其球队参加欧冠联赛,也拉土耳其入北约,但入欧盟这事,一是宿敌希腊坚决反对,没有任何谈判余地,二是其他欧洲国家,也实在不放心让一个伊斯兰国家入他们的组织,毕竟民族不同宗教不同,千百年来仇怨累积得太深,所以只让土耳其在外围当打手,也让土耳其搞搞体育联谊,但要进欧盟分钱,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埃尔多安早些年,也是秉承着凯末尔亲近欧洲这条大的战略线求发展的,同样坚信要发展只能靠欧洲,只有融入欧洲才能让土耳其富强,所以那些年的埃尔多安,既敢把俄罗斯的飞机打下来,也敢在中国西北搞事情,完全站在西方一边。

但埃尔多安跟凯末尔的区别是,他只想要欧洲的钱,并不想要欧洲的魂,是一边亲欧洲,一边搞伊斯兰化,1998 年他在做伊斯坦布尔市长时,因为朗诵原教旨主义禁诗入狱四个月,2003 年上台后又狂建清真寺,15 年时间建了 1.7 万座,坚定地站在了宗教化一边。

埃尔多安半只脚站在伊斯兰教这边,是因为凯末尔的世俗化只推行了 15 年,土耳其保守势力依然十分强大,这几十年,民间渐渐有了伊斯兰回潮的迹象,他需要这个坚固的票仓。

埃尔多安从 2003-2014 年任土耳其总理,那时候总理的实权高于总统,2007 年他通过全民公决修改宪法,改议会选举总统为直选,2014 年后依此成为总统,埃尔多安做总统又谋求修宪,意图将总统的实权扩大,看样子是打算一辈子领导土耳其了。

2016 年埃尔多安经历了一次关乎生死的政变,这次政变发生在他打下俄罗斯飞机八个月后,普京以德报怨,将军队即将政变的消息提前告诉了他。

埃尔多安敢打俄罗斯飞机,是因为欧盟口头承诺 2016 年让他入会,所以才鼓起勇气来一发,但欧盟是个拔屌无情的渣男,埃苏丹打完飞机后他们就不认账了,气得埃尔多安记了一辈子仇,2021 年 4 月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去土耳其时,埃尔多安还记得旧怨,连椅子都不给她坐。

这次收到普京的消息后,埃尔多安坚定了弃欧联俄的决心,搞了出欲擒故纵,让军队实施政变后马上镇压下去,顺势清洗了大批反对派,包括 5 名将军、2700 名法官、28 位市长、2000 名教师、8000 名安全人员。

又将撤下来的军政教司四大体系的要职,通通换成自己人。

埃尔多安认为,这次政变是美国联合他政治对手居伦一块搞出来的,便逮捕了美国牧师布伦森,以这件事为分界线,从此跟美国翻脸,倒向了俄罗斯。

埃尔多安也彻底对欧洲死心,知道欧洲绝不容他,国家战略不再向西,转向中东和北非,意图成为伊斯兰世界金融中心和领导国,所以这些年来,土耳其开始不断参与中东和北非事务,出兵叙利亚和利比亚,企图将自己打造成逊尼派领袖。

从此跟欧盟的人再也不亲。

埃尔多安虽然在政治上打了一把方向盘,但土耳其跟欧盟的经济关系,却一直打断骨头连着筋。

是的,我们终于快要讲到通胀了。

世界任何一个有野心的大国,都只能通过工业化来强健自我,土耳其在凯末尔时期也想这么干,但搞到现在也只是半工业化国家,不能生产复杂的工业品,大部分是初级工业品,是因为他们走着走着,路走歪了。

现代土耳其从 1920 年代开局,就搞进口替代性工业发展,先进设备自己不研制,基本靠买,平时靠出口原材料和初级工业品赚钱,再用贸易壁垒保护本国工业。

其实就是拉美国家常用的买办之路,跟中国什么都想自己造的自主之路刚好相反的。

其实对一个刚起步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土耳其的选择相对轻松,人民不用一开国就吃那么深的苦,但上限不高,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上不去了,中国的选择异常艰苦,但上限很高,中国前三十年人民生活质量这么低,就是因为选择了最难的工业化之路。

但土耳其这个循环也没走通,土耳其没有石油赚外汇,缺钱,买不到先进工业设备,刚开始只能搞钢铁工业、建筑业等基础设施,以及一些简单的入门级工业。

能源无法独立、基础工业又弱的国家,国际收支经常账户及贸易持续赤字,经济有一点风吹草动,国际资本撒腿就跑,这就使土耳其的通胀,历史上常年是世界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从 1971 年开始,他们的通胀就高达 19%,一直到埃尔多安 2004 年摁住通胀,这中间 32 年时间,土耳其通胀数据看得人简直欲仙欲死,1994 年甚至达到了惊人的 105%,也不知道这个国家的人是怎么熬过来的。

3

土耳其历年通胀数据,他们祖祖辈辈早就习惯了这么刺激的生活

1995 到 2004 年,通胀使土耳其货币贬值到卫生纸都不如,当时面额最大的纸币是 2000 万里拉,面额最小的硬币是 5 万里拉。

埃尔多安是 2003 年任总理,在这之前,他在 1999 年和 2001 年任伊斯坦布尔市长时,连续面对土耳其经济危机,处理得还算不错,因此才收获威望爬上总理位置。

1999 年时,面对 65% 的通胀,土耳其央行祭出 100% 的基准利率,依然没有将通胀打下来,这件事给埃尔多安留下了深刻印象,影响到了他今天的奇怪举动。

埃尔多安上任后,在财政部长德尔维什(Kemal Dervi)的辅助下,确实将经济工作干得有声有色。

德尔维什是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博士,曾担任过世界银行副主席,手里头有两把刷子,抑制住土耳其通胀的主要功臣其实是他,毕竟埃尔多安只是小贩出身,精于政治而疏于经济。

德尔维什从 IMF 那里搞来了 160 亿美元的援助,并采用 “新里拉” 替代 “里拉”,新里拉兑里拉是 1:1000000,2005 年正式上市流通,终于扼制住了 30 多年的通胀。

埃尔多安能长年统治土耳其,有三大主要原因,第一个就跟他在任期间终于将通胀压制住有莫大关系。

第二个原因是他迎合民众对伊斯兰文化的返潮,大开历史倒车,狂建清真寺,退出保护女性的《伊斯坦布尔公约》,使女性又要忍受家庭暴力,让土耳其宗教事务局从控制和限制伊斯兰教的部门,转变成推广伊斯兰教的机构,还废除了戴头巾禁令,限制喝酒,甚至不惜将著名的圣索菲亚大教堂改成清真寺。

奥斯曼拿下君士坦丁堡后,就把圣索菲亚大教堂改成了清真寺,添了四座宣礼塔,1934 年主张世俗化的凯末尔将它改成博物馆,禁止其宗教功能,我 2016 年去参观时,还见得大教堂内部吊着巨大的圆形盖子,盖住了一部分东正教画像,还是个博物馆,结果不到四年,2020 年埃尔多安为了迎合占全国人口 90% 的穆斯林,又把博物馆改成了清真寺。

法令颁发当天,时隔 86 年,大教堂外的宣礼塔重新发出祈祷声,穆斯林在室外黑压压跪成一片,那个伊斯兰当道的土耳其又回来了,凯末尔要是亲眼见到,估计要气得吐血。

埃尔多安受欢迎的第三个原因,是他确实让土耳其经济出现了短暂繁荣。

埃尔多安让土耳其经济突然大发展,主要是采用了借外债、卖国有资产、大肆印钱三条生财之道。

埃尔多安为了发展土耳其,向外界大量借钱,到现在外债超过了 4500 亿美元,占土耳其 GDP 的 56%,而全国的外汇储备也不过 600 亿美元,主权债务危机已经火烧眉毛,这当中借债最多的冤种,就是欧盟。

4

图源:澎湃新闻

除了借债,另一大赚钱方法是 “私有化战略”,埃尔多安从 2003 年执政开始就大肆卖国有资产,几乎将所有国有资产进行拍卖,2008 年前,将能源、交通、工业、银行在内的几百家国有企业卖掉,2008 年后,又把烟草、畜牧、彩票等行业国企全部卖掉。

想象一下我们中石油、中烟、中石化、中国电信、工商银行等全部私有化会是什么样子?

埃尔多安疯狂卖国企,一是他认为私有化经济更有活力,二是欧盟给他提条件,要降低国企比重,“实行自由市场、减少经济干预”,都是西方 PUA 发展中国家的老一套。

印钱就简单了,十几年时间,土耳斯的 M2 整整增加了 24 倍。

埃尔多安将这些搞来的钱都拿去干什么呢?

我仔细查了下数据,主要是基建、房地产、军工三大类。

基建这块,埃尔多安先后投入 1350 亿美元,疯狂修铁路、机场、运河等,这里头包括投资 300 亿美元,长达 45 公里的伊斯坦布尔运河;投资 120 亿美元,运送量达 2 亿人次的伊斯坦布尔新机场;全长 13.6 公里的世界第一条横跨欧亚大陆的马尔马拉海底隧道;全长 14.6 公里,世界第一条汽车专用双层隧道;高达 135 米的伊利苏水坝等。

目前全世界在建的十大超级项目,占比最多的并不是中国,而是土耳其,一共占了六个。

从 2003 年到 2018 年,土耳其外资企业增加了 10 倍,经济过于依赖外资的基本盘,使没有安全感的国民都去投资房地产,建筑业占到了土耳其 GDP 的 20% 左右,使土耳其的城市化率达到了 75%,成了推动土耳其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之一。

光 2021 年,土耳其全年房产累计成交 1491856 套,2021 年全球 56 个国家房价平均涨幅是 9.4%,土耳其房价涨幅世界第一,上涨了 35.5%。

2021 年中国人在土耳其一共买了 963 套房子,数据不多但潜力很大,为了拉中国人接盘,土耳其这边近些年,也做了不少买房送国籍的广告。

不过土耳其建筑企业,在这波房地产发展时期成长很快,当地华人跟我说,他们建筑企业相当能打,在东欧和俄罗斯的声誉不错。

许多资料说,土耳其这些年拿着热钱瞎搞,全投房地产和基础行业,没有发展工业,推动产业升级,也没有研发高科技企业。

我发现这句话是不对的,跟中国比当然是自不量力,但土耳其还是当得起半工业国家。

这些年土耳其的钢铁、汽车、纺织、水泥、电子发展迅速,能出口到一些穷国,军事装备居然也能出口到巴基斯坦、菲律宾等国。

土耳其通过从北约国家引进军事技术,还不断从其他国家敲诈、购买技术,现在能生产无人机、阿尔泰坦克、自行榴弹炮、多口径火箭炮、两栖步兵战车、短程弹道导弹、武装直升机、电磁轨道炮等,75% 的武器弹药能够国产。

去年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发生战争,阿塞拜疆就是依靠土耳其的无人机打赢的。

无人机技术其实很好地反应了土耳其当前的工业水平,他们的无人机大部分山寨中国机型,全部是仿制品,一碰到高手就会露怯,但对付中东的菜鸡国家绰绰有余,是那种 “偷学了几招,水平一般,但打寻常人足够用” 的水平。

但军工这个产业很难投放到市场赚钱,基建和房地产也换不来外汇,土耳其没有石油天然气,又没有出口的工业品,让国家财政越来越困难。

大家可以想一下你身边有哪样东西是土耳其生产的?我们平时生活中,唯一能接触到的土耳其产品,大概只有玫瑰水了吧。

埃尔多安通过借外债、卖国有资产、大肆印钱三招,让土耳其人过了十年左右的好日子,但这些热钱全跑去基建、房地产、军工行业去了,这种急于求成的发展路线,保住了埃尔多安的王位,但扭曲了土耳其的前程。

2003 年,埃尔多安接手这个国家时,人均 GDP 是 4760 美元,三板斧下来,2013 年其人均 GDP 达到了惊人的 12614 美元,10 年时间,人均 GDP 翻了近三倍,一度领先中国,可以算是世界当代经济奇迹之一。

当时土耳其的发展势头,把世界经济学家都看懵了,感觉土耳其走出了有伊斯兰特色的发展道路,中国那种苦哈哈搞工业品的路数哪有埃苏丹这种来得快。

但很快埃苏丹被现实打脸,没有扎实工业体系,靠外债和卖资产换来的繁荣,永远只是短期的繁荣,国家很快陷入高通胀、高外债、高贸易逆差的三高局面,使货币极易贬值,国内经济动荡不安。

2004 年,埃尔多安一番操作,好不容易将 32 年恐怖的通胀摁下去,仅仅 13 年后,2017 年,土耳其又回到了这种年年通胀高于 10% 的局面。

5

2021 年,中国的人均 GDP 达到了 1.2 万美元,反超了土耳其的 9500 美元。

大国经济的发展,还是要经历痛苦的工业历程,一切想回避这个过程的国家,其繁荣都是短暂的,嗑药能拿到一时的好成绩,但不可能拿一辈子好成绩。

在面对美联储加息的背景下,埃苏丹又是如此头铁,一意孤行用降息对抗美联储加息,将通胀搞到了惊人的 78.6%,排行当前全球第一。

全球的经济学家只能摊开双手:经济学和埃尔多安,两个总要死一个。

埃苏丹之所以有这么奇怪的举动,来源于他对传统经济学,对抗通胀的不信任。

1999 年他亲身经历的那一场经济危机,央行通过加息来应对,100% 的利率还是无法阻止资本外逃,使他对这种模式丧失了信心。

从 2021 年 9 月开始,埃尔多安已下定决心不加息,一门心思要降息,他认为 “加息不会抑制通胀,只会抑制经济增长,加息才是推高物价的凶手。”

还说自己 “要摈弃传统货币政策,打一场经济独立战争。”

埃尔多安在三年内炒掉了三名央行行长,一名副行长,以及三名货币政策委员会的成员,只是因为这些人坚持用加息对抗通胀。

一直到新任行长卡夫乔格鲁上任,这哥们反对高利率,才终于不炒人了。

卡夫乔格鲁坚定地执行了不加息反降息的策略,但他每降息一次,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就下降一次。

在 2021 年,土耳其里拉贬值了约 44%,2022 年上半年又贬值了 22%。

2005 年,埃尔多安推出的新里拉,20 里拉可以兑换 14.8 美元,2021 年年底,20 里拉只能兑换 1.73 美元,2022 年 6 月底时,只能兑换 1.12 美元了。

想想如果人民币兑美元突然贬值到 70:1,对我们的生活会有多大的震荡。

货币贬值又造成能源成本上涨,6 月,土耳其的家庭和工业用电上涨了 15% 和 25%,天然气上涨了 30%,贬值与通胀成了恶性循环。

土耳其独立经济研究机构 ENAgroup 认为,土耳其的真实通胀率其实接近 160%。

埃尔多安知道降息会造成大通胀,也知道会促成里拉贬值,他敢一意孤行,是因为他深信降息会带来经济增长,也会在最后关头,迫使欧洲债主来救自己。

他打算用魔法来打败魔法。

我特意咨询了几位在土耳其经商的华人,据他们说,生活确实困难了很多,去年西瓜是 2 里拉一斤,今年已经是 5 里拉一斤了,房子以及所有日用品价格都翻了一倍,部分物品翻了三倍。

公职人员的工资涨了 40%,最低工资也跟着通胀调了两年,2021 年上调了 50%,为 4250 里拉,2022 年又上调到 5550 里拉,合 2100 元人民币。

除了涨工资外,另一个就是政府出补贴,搞平价市场,不定期推出一些物资,当地华人说,这种市场一周搞一到两次,保证平民吃饭不成问题。

因为土耳其至少完成了半工业化,家具纺织这些产品还能自给自足,所以百姓的生活基本盘暂时没崩。

货币贬值也意外地促进经济发展,6 月土耳其出口增长了 18.5%,达到 234 亿美元,创单月新高。

旅游业也因此受惠,2021 年旅游收入暴涨 182%,机场客运量增长了 72%,一年能带来几百亿美元的收入,像旅游胜地博德勒姆预计今年能吸引 150 万游客,超过了疫情爆发前的水平。

埃尔多安这种神奇的降息对抗通胀法,看得全球经济学者一愣一愣的,这是其他国家是行不通的,他是靠:加薪 平价市场 旅游业和外贸等行业发展,稳住了国内不爆发大危机,但通胀的压力依旧很大,除了生存必须的物品,大部分东西涨得特别凶,土耳其平民都说生活困难。

那为什么土耳其百姓顶着全球第一的通胀,还这么温和,没有爆发大游行和大骚乱?

一是因为土耳其百姓以前早见过大世面了,过去 32 年的通胀才是他们的日常生活,最近有十年没有大通胀,反而是意外惊喜。

二是 2023 年即将举行大选,现在抗议没什么卵用,“不如忍一忍,明年投票就行。” 埃尔多安虽然根基深厚,但他所在的正发党,支持率已经下滑到了 32%,被反对党 “共和人民党” 超越,2018 年里拉贬值后,正发党已经输掉了最重要的两座城市的地方选举,加上 2000 年后出生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拥有投票权,埃尔多安有较大的可能输掉连任,除非他在这几个月内,将通胀压到十几个点,重新赢回民心。

但依目前的情况,里拉将继续贬值,而通胀将继续高涨,形势似乎很难扭转。

这篇近九千字的文章,当然不仅仅是想谈通胀,也是想谈谈土耳其形成目前困境的原因。

土耳其在走向现代世俗的工业化国家道路上,比中国有更多的诱惑,也有更多的阻力。

诱惑是他们独特的地理位置,欧亚两头通吃,进则欧盟,退则西亚,常年拿着难民问题威胁欧洲,一不开心就放难民入欧盟,欧洲又拿他没办法,只能一边打压一边讨饶。

阻力是他们并没有形成中国这样的金融保护,也没有完成对国内的深度革命,凯末尔并没有将宗教势力控制住,在他死后宗教就迅速回潮,加上发展初期靠买办起家,致使国家到现在还是半工业国家,没有像中国这样彻底的工业化。

而埃尔多安迅速让国家小富十年,靠的也是打鸡血一类的短期操作手法,并不是长期健康的经济运作模式。

所以土耳其兜兜转转,又回到高通胀这条历史老路。

2016 年我去土耳其时,曾在当地镇里人家作客,土耳其的房屋一般是红瓦白墙,布列整齐,看起来不输西班牙,但一走近看,其精致感就明显弱于东欧和西欧国家,房间内部装饰过得去,但也绝谈不上豪华。

仿佛土耳其的经济,远看十分优秀,仔细一分析,还是不怎么样。

但土耳其也不算太差,平心而论,其在中东的工业化算是做得最好,他们能生产冰柜、排气扇、减压阀,也能生产光伏板、服装、鞋子,是中东工业体系最完善的国家。

二战后,这世上大部分国家的发展路线是一模一样的,在将金融主权让渡出来后,开始通过买办之路发展本国工业,二战后只有中国一直没有让出金融主权,咬牙走完了工业化全程,其实中国才是这个世界的另类,大部分国家根本承担不起中国这么深的发展痛苦。

土耳其只是因为极其罕有的地理优势,才敢反复在欧洲和俄罗期之间朝秦暮楚,其总显得有些神经质的治国方略背后,是因为他知道欧洲必须为他托底,不托底就打开门放难民填平欧洲,不救他就自己将外债爆掉。

说穿了,土耳其是一个实力与野心不匹配的国家,而他又恰恰是一个被宠坏了的骄纵孩子,经常干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因为平日肆无忌惮,才会有对付通胀的骚操作,这个奇怪的国家,才让人越来越觉得,这么的妖里妖气。


来源:卢克文工作室 ,作者卢克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万道一 » 经济学和土耳其,总要死一个!
莫要搞事情哦
你喜欢的人刚好也未喜欢你
张学友刘德华邓紫琪已关注
赞(0) 打赏

赏点小费吧客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