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如此美好,我们应当自我救赎,我同意后半句

又是个来得悄无声息、猝不及防的晚上。

辗转反侧,伴随着秒针的嘀嗒,无法安眠。起身,披上外套,出门,打车,进了酒吧。

 一个月了,我总在人前装作无恙,而在那些看似稀松平常的晚上,时常失眠,然后找个地方酒入愁肠。

 是的,我失恋了。

在我看来,失恋患者的自我救赎,除了喝酒,还能有什么呢?

 毕竟,酒越饮越暖,水越喝越寒。

 试图借酒消愁的日子里,我走过了成都的大街小巷……

[wximg]http://mmbiz.qpic.cn/mmbiz_jpg/opibFaFl0cYkq8NfhRibPj5ka7sy1pqfDz6DtiaEVPUKpQyuPDs1De2Bnfn0Bqsw5KBv3bdP1iaTc3LBaHYNia9dgfA/0?wx_fmt=jpeg[/wximg]

1

试过零点后在太古里挪动着步子,行不知往。买了瓶冰镇Rochefort ,走进电影院,独坐一隅消磨时光。

没有可乐和爆米花,也没有人头攒动与摩肩接踵。

其实,剧情往往一般,不过罗斯福10号正襟危坐的酒气,却总能为电影增色不少。

2

独自走在街上,伴随饥火烧肠的眩晕,每一步都格外艰难。

行至少陵路,老牌酒吧街灯红酒绿的迷乱和日渐衰落的颓态,相互冲撞,分外博人眼球。但我早已被邻街烧烤店的肉香所吸引。

“老板,再来两瓶乌苏!”

有肉无酒绝非我的习惯……

3

应是骨子里有着中国文人的厌世姿态罢,对于热衷于服食五石散的魏晋名士,我真是羡慕非常。

苦艾,或许就是一种可暂代五石散的存在。

晚上8:30,是个尴尬的时间,对于酒吧大概还是早了些。选择去Lotus,店里过分冷清,我点了杯苦艾,独坐良久。

能独享这份清净,无疑是一桩幸事。

4

下班后,四处闲荡,又迎来了新一轮的夜幕降临。疲乏倦怠,不愿再多走一步,便委曲求全地就近去了博舍的Jing Bar。

其实,我并没有资格说什么“委曲求全”,毕竟这是城中名流及潮人的喜爱之地,似乎与我格格不入。但既来之,则安之,我总这样宽慰自己。

花椒与伏特加诡异碰撞的特调——“四川骡子”,至少有那么一刻,让我忘了某些人和某些事。

[wximg]http://mmbiz.qpic.cn/mmbiz_jpg/opibFaFl0cYkq8NfhRibPj5ka7sy1pqfDzaicWBoH1eO4sTDo4Ye1sKhaIxX7zXxrhPWRJs6KQenbh4engUXibdUtw/0?wx_fmt=jpeg[/wximg]

在这几个地方喝这几样,或许显得过分单调,并未展现出失恋患者应有的,极尽荒唐的释放。

是否本应三五好友挤进Space或Jellyfish,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里蹦跶,在觥筹交错的人影中周旋。眩晕与耳鸣的交织下,游离在清醒与麻痹的边缘,来换取片刻思绪的放空。

 其实,我并不中意独酌,但近来却偏爱一个人承受醉意,那是因为,这些地方都有着我和他的回忆。

 “我们人类老是趁天黑把自己抖落,天亮发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是啊,饮酒不过是自欺欺人式的思念罢了。

忘记一个人,哪儿有那么容易呢?

[wximg]http://mmbiz.qpic.cn/mmbiz_jpg/opibFaFl0cYkq8NfhRibPj5ka7sy1pqfDzWn9BEY8Qj2y8QkYRAXicHXP7yF0PKHic3KpLiccrpTHlyRwKJAvO4bIMQ/0?wx_fmt=jpeg[/wximg]

[wximg]http://mmbiz.qpic.cn/mmbiz_gif/opibFaFl0cYkq8NfhRibPj5ka7sy1pqfDzxhZ2s1CBVFBrYCicibXz9koCoOf7XRKok5Zy3NO6plzISzlSEBgw4vzg/0?wx_fmt=gif[/wximg]

我早已在酒精里荡失自己,却不料竟被一群深夜牧师彻底救赎。

 两周前,被朋友拽进了一家酒吧。

如果把成都最炙手可热的酒吧比作有首无身的饕餮,总在入夜后张开血盆大口,将无处安放热血和青春的男男女女一口吞噬。那么这家酒吧,大概就是观世音净瓶中的甘霖和柳枝,顷刻就能隐去一切炽热繁复的法相。

[wximg]http://mmbiz.qpic.cn/mmbiz_jpg/opibFaFl0cYkq8NfhRibPj5ka7sy1pqfDzWC2XVZCgUQzrLFwqmgSRicicrUFLtp6rzpco5Am0Qibh9LGUET8yDroYQ/0?wx_fmt=jpeg[/wximg]

大抵运气极好,初次邂逅就得以经历一场正在谋划中的“七宗醉”。恰巧,一个月来,我随时随地都陷入在七宗原罪里——暴食、懒惰、傲慢、荒淫、贪婪、嫉妒、愤怒,无限死循环。

 带着莫名的惶恐与期待,我开始了七日的放逐与回归。

[wximg]http://mmbiz.qpic.cn/mmbiz_jpg/opibFaFl0cYkq8NfhRibPj5ka7sy1pqfDzEVLQQa5XONb8PwpJBHowHWxdXgQZqrVIXBsO5VvfqdE8W65Gc9kaWg/0?wx_fmt=jpeg[/wximg]

5月8日

整个酒吧座无虚席,一个熟悉而瘦削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

一眼便认出了他来,博舍Jing Bar的经理——Desmond Yan。曾有过一面之缘,印象却极深,是个温柔绅士的北方男人。匆匆交谈几句,得知他已离开博舍,来了这里。

Desmond大概洞悉了我的情绪,不多言语却接连用四杯cocktail,来满足我买醉的念想。最后那杯“I Want You”,瞬间泪目,或许是因为酒中似有似无的迷迭香味道。

 “迷迭香,是为了帮助回想;亲爱的,请你牢记在心。” ——《哈姆雷特》

[wximg]http://mmbiz.qpic.cn/mmbiz_jpg/opibFaFl0cYkq8NfhRibPj5ka7sy1pqfDz6MOlGfYgeKqTD06G2OZyju8U1ib1NEhXWMvDp7dVYk5nJvg2budBM1Q/0?wx_fmt=jpeg[/wximg]

5月9日

动身之时,下起了小雨,雨夜总归能勾起些回忆。

门庭若市的酒吧和形单影只的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坐在在吧台前,点了支烟,不知道喝点儿什么。

 “试试这杯‘上海姑娘’, 我用这杯酒,来记录一段刻骨铭心的时光,关于我和一个上海姑娘。你应该会喜欢。”说话的是今夜的调酒师,娃娃。

本想多聊几句,却一时语塞,只笑了笑。这应该就是《心为身役》中所说的:“人生艰难,人咬紧牙关的时候,很难开口说话……” 

[wximg]http://mmbiz.qpic.cn/mmbiz_jpg/opibFaFl0cYkq8NfhRibPj5ka7sy1pqfDzPDMK6ytKf756fGuGpQg5esngiaNCdBez74Z2cZTiasaMggesbvqpPMsA/0?wx_fmt=jpeg[/wximg]

5月10日

第三天来到这里,总觉得有些异样,无关环境。

今夜的吧台,散发着各式的女士香水味,顺着簇拥着的人群的目光望去,果不其然,是个让人无法移开眼球的调酒师。Jerry的外形和身姿,无法不引来无数拥趸。

心里有些许湿冷,所幸,点了杯“Hot to Chengdu”,加之Jerry温润如玉的笑,使我暖了几分。

[wximg]http://mmbiz.qpic.cn/mmbiz_jpg/opibFaFl0cYkq8NfhRibPj5ka7sy1pqfDzN3VJ094tv7fwI20kNRticCGX2pjPn5LIa5NPGZa343ogZcrW7tJdbAw/0?wx_fmt=jpeg[/wximg]

5月11日

似乎已养成习惯,我又来了。

“你好,要一杯闇の莲!”

完全是被名字所吸引,“闇”意为晦暗,和近来的我莫名契合。

坐镇的是Kelvin Wood,对我淡淡说了一句:“我有酒,你有故事,正好。

那一刻,很暖,牧师的温柔感展露无遗,他极好地诠释了tender这个词,温和的照看者。我这才明白bartender(调酒师),原来有如此深意。

[wximg]http://mmbiz.qpic.cn/mmbiz_jpg/opibFaFl0cYkq8NfhRibPj5ka7sy1pqfDz3CnbWfxstMzRml2At9NZFY8MfPle4kibicdJZiaqyyibN5DYjZTuFPbs3A/0?wx_fmt=jpeg[/wximg]

5月12日

听说今日有酒,有肉,有孙权。

历史上的孙权,是个嗜酒的人,但他醉而不乱。

我点了杯“有酒有肉”,看调酒师孙权手持调酒壶,出神入化的表演。

威士忌伴有培根,酒肉味难以掩饰,混合枫叶糖水与橙味苦精,一口入喉,并无烈酒的灼烧,静待3秒后,胃部便慢慢升起的一股温热感。

[wximg]http://mmbiz.qpic.cn/mmbiz_jpg/opibFaFl0cYkq8NfhRibPj5ka7sy1pqfDz8iag2ZKx4LicK6eSlVrvficbPTzEUwuvWaCvl4oZA3owCSaBsNlLfk3TA/0?wx_fmt=jpeg[/wximg]

5月13日

我大概已经对cocktail上了瘾,对这家酒吧着了迷。

刚坐下就听见旁边的人,兴高采烈地说:“总算等到Kevin Wang。”

我便索性点了云蓝、巴巴多斯之吻、艾雷岛香丝,认真欣赏他毫不遮掩的炫技。

调酒,让原本“温文尔雅”的乙醇发酵物,附着了半分野性,给人勇气借酒买醉,抑或是借纯净的烈度,去唤醒从“本我”到“超我”的孤独感。

[wximg]http://mmbiz.qpic.cn/mmbiz_jpg/opibFaFl0cYkq8NfhRibPj5ka7sy1pqfDzbuG6OOP6mEhpaFgGXOK8ygSgV5e0DwVw10TPRWrWxsiczb0iarfXsV1w/0?wx_fmt=jpeg[/wximg]

5月14日

“七宗醉”的最后一天,既失落,又悸动。

一个浑身上下都充满“摆渡人”气息的人——Kevin Song,正在掌控全局。

音乐夹杂着说话声,隐隐约约听他和身旁客人闲谈。他总是温柔地点头,微笑,认真倾听,我竟看得出神。一时不想喝酒,只静静呆坐。

“你之所以相信一个人说的话,是因为他说了你想听的话。”——《摆渡人》

滴酒未沾的我,出门时清醒异常,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被自由的空气包裹,我想,我痊愈了。

[wximg]http://mmbiz.qpic.cn/mmbiz_jpg/opibFaFl0cYkq8NfhRibPj5ka7sy1pqfDzhWQCRCDib5JUticcnsTTtNvibERccr6PcEWBUk0iayzzQstWMy0FnviaaLw/0?wx_fmt=jpeg[/wximg]

酒在身体里喧宾夺主地麻痹了思绪,而后挥发,不留下任何温度。而藏身在喧嚣闹市背后的M&D Bar,却在这七天带给我真切的,为世人的需要而存在的暖意。

 七位来自北京,广州,武汉,成都,昆明的最负盛名的酒吧创始人、合伙人和首席调酒师。

他们或是World Class大赛区域冠军,或是著名调酒大师的弟子,或是英国烈酒学院的资深讲师,却都如同“深夜牧师”般,作为酒吧的温柔看守者,给买醉者温暖的栖木。

一场“七宗醉”,已将七位调酒师的特色作品汇集于M&D的酒单上。如果你想喝到他们的作品,不如来M&D Bar坐一坐。

[wximg]http://mmbiz.qpic.cn/mmbiz_jpg/opibFaFl0cYkq8NfhRibPj5ka7sy1pqfDzaicoj30EKInILLYCN1YYClX6d3U04MJwmeyaYMamIJ3r5zZ1LzWY9Ng/0?wx_fmt=jpeg[/wximg]

其实我们需要的从来都不是酒

而是一个救赎自我的地方以及一群能摆渡我们的人

每个人都会在爱而不得的痛苦中作为溺水者

无法自我救赎

但你总会找到像M&D一样的地方

遇见一群深夜牧师

渡你上岸

那么,下个月的深夜牧师又是谁呢?

敬请期待......

THE END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万道一 » 生活如此美好,我们应当自我救赎,我同意后半句
莫要搞事情哦
你喜欢的人刚好也未喜欢你
张学友刘德华邓紫琪已关注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赏点小费吧客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