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元一串的阳光玫瑰葡萄,如何变成了平价水果?

1

最近一段时间,水果店里阳光玫瑰的价格低得让人吃惊。曾经 300 元一串的 “葡萄中的爱马仕”,如今价格跌到 19.9 元 / 斤,乃至 10 元 / 斤,成了人人买得起的平价水果。

从 2020 年起,“阳光玫瑰价格跳水” 的话题就时常登上热搜。种植户们对此似乎已习以为常,“物以稀为贵,二三十万亩的阳光玫瑰集中上市,多了自然不值钱。” 今年在湖南澧县指导阳光玫瑰种植的卜令麒表示。

与价格一起 “跳水” 的,还有种植户的收益。澧县多位葡萄种植户告诉我们,今年当地的收购价格在 6.5 元 / 斤 —13 元 / 斤,他们基本只能保本或小赚 ——“五亩阳光玫瑰换大奔” 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

消费者对 “坠入凡间” 的阳光玫瑰也颇有微词,不少人都抱怨这种曾经非常美味的水果质量越来越不稳定,“没以前好吃了”。

他们的感觉并非错觉。阳光玫瑰在中国大规模种植的几年间,随着种植面积的高速攀升和市场竞争的加剧,不少地方都出现了品种退化、生产标准降低等问题。2022 年夏季的长时间高温和干旱,更是加快了品质和价格的下跌速度

多名种植业人士告诉我们,虽然阳光玫瑰眼下正面临严峻的考验,但它依旧是现阶段种植效益最高的葡萄品种,耕种面积也仍在进一步扩大。

 

阳光炙烤下的阳光玫瑰


阳光玫瑰,也被称为香印青提,是日本国家果树试验场于 1988 年培育的杂交品种。2006 年,南京农业大学陶建敏教授通过 “引进国际先进农业科学技术计划” 将日本阳光玫瑰引入中国。此后十年间,由于栽培技术不成熟,阳光玫瑰始终默默无闻,在全国的种植面积仅有 800 多亩。

一个有潜力成为全国性爆款的水果品种需要满足各方诉求。从种植端来看,必须有成熟的栽培技术,能保证品质稳定;从消费端来看,它的口味得被大众认可和喜爱;对于连接二者的果商而言,它需要具备强商品性,即耐贮运、货架期长。

这些优点,阳光玫瑰全都具备。多位种植业人士都告诉我们,阳光玫瑰从各种角度来说都是极其难得的优质品种,甚至有人形容它是 “千年等一回”。

随着栽培技术的成熟,这个新品种终于被推上市场,并立刻取得了亮眼的成绩

2016 年是阳光玫瑰被合力捧上神坛的一年,市场售价一度高达 300 元一串。这一年也是阳光玫瑰疯狂扩种的起点。

据云果产业大脑发布的《2022 年中国阳光玫瑰葡萄产业数据分析报告》显示,2021 年全国阳光玫瑰种植面积约 31.21 万亩,五年间猛增 211.79%。其中云南、湖南、江苏分别以 4 万亩、3.5 万亩和 3 万亩的种植面积排名前三。

产量增加导致售价下跌,今年的特殊天气又加剧了下跌的幅度

往年,云南建水县和大理州宾川县的阳光玫瑰最早 4 月就能采摘,等到云南的果子都摘得差不多了,广东、广西、四川攀西地区这些第二梯队的葡萄才刚刚成熟,紧接着是湖南、江浙一带,山东及其北部则要等到国庆前后。

2022 年夏天的异常天气导致各地成熟期趋于一致,四川成都、西昌、湖南澧县、江苏盐城、重庆乃至河南、陕西的阳光玫瑰上市期都撞到了一起,短期内供应量增加使得曾经 “葡萄中的爱马仕” 价格一再下跌。

阳光玫瑰的原产地 —— 日本冈山县因日照时间长达 277 天,出产的阳光玫瑰品质上乘,得名 “晴王葡萄”。

不过,今年夏天各地的阳光玫瑰已经受不住更多阳光了持续高温导致各产区成熟期趋于一致,四川、湖南、江苏、重庆乃至河南、陕西的阳光玫瑰上市期都撞到了一起,短期内供应量增加,再加上高温环境下葡萄品质有所下降,也是今夏价格持续回落的原因。

8 月正是湖南澧县阳光玫瑰成熟的季节,但卜令麒指导的几处种植园都暂停了采摘工作。烈日暴晒下的大棚内高温湿热,“像蒸桑拿一样,根本进不了人。”

葡萄也 “热得不行”。自 8 月 15 日湖南省气象台发布高温红色预警以来,澧县最高气温已连续六天达 40℃以上。而阳光玫瑰最佳的生长温度为 21℃—26℃,高温环境下葡萄不易上糖、口味变差、坏果率高。

如果不尽快采收,更多果子会变软、变烂。为此,一些种植基地的工人不得不凌晨四点进棚,在气温尚低时争分夺秒地抢摘,直到八点。

“叶片都快被烤焦了,大家都不敢冒着风险挂树,只好赶紧摘了出售。”

 

阳光玫瑰不值钱了  但没有更优选


五十年一遇的最强区域性高温只能部分解释阳光玫瑰价格下跌的原因,根本问题还是种植面积增加造成的供需关系改变,以及大规模扩种后产品品质的两极分化

多年来致力于推广阳光玫瑰的河北省葡萄与葡萄酒学会副秘书长李春雨认为,10 元 / 斤的价格只能说回归正常,“如果这都叫跳水,其他水果已经淹死在水底很久了。”

然而,随种植面积扩大而来的品质下降,确实让 “价格回归正常” 的这一天来得更快了一些。

日本晴王葡萄的出售标准是果粒 14 克以上,底糖(一穗葡萄最下面一颗的糖度)18% 以上。广东杰士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许涛在日本考察时,发现当地对于葡萄果肉的 “崩脆感” 以及果皮的黏着度都有明确要求。

但是,现阶段国内尚无通行的阳光玫瑰质量标准,不同的果商在收果时会根据市场对于糖度、果粒大小、果粒数量和串型的偏好来划分一级果、二级果和三级果。果皮厚度、葡萄香味等指标则尚未进入主要考察范围。

为了提前上市抢占市场,不少渠道商会 “倒逼” 果农扩大产量、使用膨大剂、盲目采青与之类似的是,四川眉山的 “爱媛果冻橙” 在电商网站一夜爆红后,成熟期前一两个月就几乎被全部采摘,等待发往全国各地,口碑也一落千丈。

总体上,目前全国产出的阳光玫瑰一级果比例还不到 15%,其中大多流向香港市场和各大精品超市,我们在各大电商平台和线下连锁水果店所见到的 19.9 元 / 斤的阳光玫瑰,一般属于中果或中下果。

许涛这些年一直在探索如何种出顶级的阳光玫瑰,目前已能通过水肥管理实现 “皮薄肉脆”,却始终无法达到 “吃起来像没有皮” 的高品质口感。在很多人看来,国内市场这部分需求并不大,许涛的追求有些不切实际。

节约成本,使劲增产,卜令麒如此形容澧县早期的种植理念。很长一段时间里,澧县种植的阳光玫瑰都被采购商们默认为质量下品,卖不出高价。但经果商一再强调后,不少果农都计划明年修改串型,未来方向将是 “小串大粒” 而非追求大串,对于底糖也有了至少 16% 的要求。“大家肯定都是按需种植,只不过无论串型还是理念,都需要时间来过渡。”

不可否认的是,即便价格 “跳水”,阳光玫瑰依旧是现阶段种植效益最高的葡萄品种云南建水的一名种植户表示,40 亩的阳光玫瑰早在 7 月就已售罄,25 元 / 斤的均价与往年比仅稍有回落。

果农严钦兵则告诉我们,无论哪个产区、什么等级的果子,最后基本都会卖完,从没听过哪家的阳光玫瑰烂在树上。最不济,果酱厂、果汁厂、罐头厂也会以一斤三四元的价格拉走加工 —— 在喜茶、奈雪等新式茶饮品牌的带动下,阳光玫瑰已成为茶饮店和包装饮料界炙手可热的原材料。

在阳光玫瑰之前,日本最成功的品种是 1937 年培育的巨峰葡萄,但阳光玫瑰比巨峰更胜一筹。在它出现之后,转眼 15 年又已经过去,日本水果界仍没能再打造出下一个葡萄爆款。

因此,阳光玫瑰的扩种仍处于进行之中。四川西昌 2021 年建棚近十万亩,预计明年将大面积挂果。江苏盐城的刘以勇是国内最早一批种植阳光玫瑰的种植户,今年年初,他将园内最后 30 亩夏黑葡萄铲除,全部种上了阳光玫瑰 —— 曾经的 “网红夏黑” 在过去几年亩收益稳定在一两万,阳光玫瑰是它的五倍左右。

换言之,除了阳光玫瑰,种植户并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浙江省葡萄协会会长朱屹峰也曾提到,过去嘉兴葡萄品种丰富,“藤稔”、“红地球” 和 “醉金香” 三足鼎立,可以一直从 5 月中旬卖到 10 月中旬,现在 5、6 月成熟的葡萄几乎全改种了 8 月成熟的阳光玫瑰,预计明年将占到 70% 的份额,很可能出现积压情况。

更重要的是,阳光玫瑰已经来到网红水果周期关键的第五年,当一年到头超市货架、电商平台放眼皆是阳光玫瑰之时,距离消费者审美疲劳的那一天可能也不会太远了。


来源:财经杂志 微信号:i-caijing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万道一 » 300 元一串的阳光玫瑰葡萄,如何变成了平价水果?
莫要搞事情哦
你喜欢的人刚好也未喜欢你
张学友刘德华邓紫琪已关注
赞(0) 打赏

赏点小费吧客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