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货” iPhone 沉入水里

1

撰文 / 李贤焕
编辑 / 董雨晴


随着 iPhone 14 正式发售,第一批手快的用户已经上手了最新的苹果手机。其他人还需等待,9 月 19 日,苹果官网显示,最新的 iPhone14 Pro 的发货周期已经达到 5-6 周。

苹果店门口的黄牛也扯起了嗓子,一边向刚提货的首批消费者加价收购手里的新机,回头再加上几百元钱转给另一群等着加价收新款的人。正是产能和需求之间的错位,给黄牛留出了做生意的空间。

不过,这几年倒卖手机的中间商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一方面,技术的变革给手机商贩设置了新阻碍。苹果宣布最新销售的美版 iPhone 14 系列将取消实体 SIM 卡,虽然 iPhone XR 开始苹果就开始支持 eSIM(电子 SIM 卡),但取消实体卡槽,苹果还是头一次。这意味着,原本畅销在华强北市场的二手美版 iPhone,等到 iPhone14 这一代,还得优先解决没有实体卡槽的问题。

另一方面是市场也在逐步规范。据界面新闻报道,在深圳市多次严厉打击走私违法犯罪行为的背景下,过去在华强北飞扬时代大厦里卖 “水货” iPhone 的档口,如今正面临着转换营收思路的局面。

这也意味着,二手 iPhone 市场的变革,即将来临。

2

最大二手 iPhone 集散地

9 月 14 日,深圳华强北恢复营业。

华强北小正坐在大亚湾的家里,作为背包客的他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去华强北了。同行从 “前线” 发回的视频显示,飞扬时代大厦 —— 华强北二手 iPhone 交易的聚集地 —— 没有了往日的繁荣,整层手机市场只有零星几个买主,几个档主则站在柜台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飞扬时代大厦曾经是全国最大的二手 iPhone 交易市场,更精准地说,是二手 “水货” iPhone 的集散地。其中,大厦一楼和二楼以手机配件和维修业务为主,二手 iPhone 业务主要集中在三楼和四楼。

有人说,这里曾用十余年的时间,建立起了 iPhone 买卖的新秩序。

走进大厦内部,俗称 “一米柜” 的玻璃柜台一字排开,每个柜子里都会有一个档主。粗略估计,飞扬时代三、四楼的柜台加起来有几百个。过道上来来往往的,多数是到这里淘金的 “背包客”,这些人的主要业务,就是帮买家找合适的手机。

行情较好的时候,档主也是一个挨着一个,距离之近,隔壁给的报价都能清楚听到。也正因此,尤其是在降价出售时,悄悄在计算器上按下几个数字是一种常见的报价方式。

每个手机根据不同的版本和成色,报价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包着塑料袋以最朴素的方式出售。以往,手机市场每年会营业超过 350 天,成百上千来自各地的二手手机商贩穿梭其中,一同构成了这个全国最大的二手 iPhone 交易市场。

事实上,作为二手市场里的畅销货,全球每天都有上万台旧 iPhone 通过各种渠道被回收,透过全球化的运输、处理、销售,卖到不同国家地区的人手上。因此,华强北售出的二手 iPhone,很多都来自于海外。

多位华强北人士也都表示,华强北里交易的二手机里,八成以上都是外版手机。这其中,来自美国的机器又占了九成以上,剩下的则是少量的日版、欧版和韩版机器。“飞扬三、四楼都是外版机器,国行的你可能一台都看不到;长城市场相反,都是国内回收的二手机,什么品牌都有,但外版的基本看不到。” 一位华强北人士表示。

业内人士分析,美国的售价低、机器数量多、二手回收体系完备,构成了最大二手 iPhone 出口地区的要素。

而深圳华强北的另一个优势是紧邻香港,中国经营报在 2017 年的一篇报道里提到,这个地球上每天约有五到六万台旧 iPhone 被回收,其中八成流向香港,继而再次流入内地,或者是流入其他国家。

另外,一些平台无法消化的手机也会被直接发往华强北。从拆解到翻新、零部件生产,华强北已经形成了一条成熟的手机再加工产业链。即便是那些没有直接使用价值的废弃手机,也可以通过被拆解,将零部件再次对外销售。

在这个意义上,华强北不只是简单的买卖,而是通过维修、翻新、拆解等工序,深深潜入到这个全球生意里。

3

苹果的 “水货” 江湖

中间商,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时代的阶段性产物。水货,更是如此。“水货”,指在某国家或地区没有经过原生产厂家所指定的销售代理而进行销售的产品,优势是价格低,但问题是不合法,没有保障。在全球流通的二手 iPhone 里,美版机器因为价格更低、出货量大,成为最重要的二手机来源。

虽然手机本身的配置大同小异,但同样的机器在不同国家 / 版本的官方售价几乎都不相同,其中主要的影响因素在于关税。

比如最新的 128G 版本 iPhone14 Pro,以 9 月 16 日汇率计算,中国大陆、美国和日本三地的官方售价分别为 8999 元、7710 元和 8049 元。这种价格差为 “水货” 链条留下了空间。

相比于今天,“水货” 畅销的时代要追溯到更早之前。早期的手机、相机甚至汽车等都是 “水货” 市场上的常见品类。

在中国手机市场上,“水货” 机曾占有相当份额。赛迪顾问曾在 2007 年发布一份手机市场报告,显示当年上半年,“黑手机” 销售规模达到 2343 万台,占据当时国内手机 25% 左右的市场份额。

当时的这些 “黑手机” 里,以三星、诺基亚、索爱占大多数,而国内杂牌仿冒手机和翻新拼装手机占少数。

到了智能机时代,iPhone 成了 “水货” 市场里最重要的品类。

在 iPhone 进入中国市场的历史里,“水货” 机商人曾让一波又一波急于尝鲜的人更早拿到新款手机。事实上,早期的 iPhone 黄牛就是 “水货” 产业的一部分。

在 2014 年以前,也就是 iPhone 6 及更早的版本发售时,由于产能限制等原因,中国大陆并不在苹果全球首发名单内。(注:2013 年秋季发布的 iPhone5S/5C,中国大陆为首发地区,不过仅为中国电信发售。)

因此在新 iPhone 发售后,第一批大陆消费者拿到全新国行手机,可能已经在第二年初,距离 iPhone 在美国发货已经过去了一两个月。

于是在那几年的 9 月中旬的某个清晨,美国纽约、波士顿和旧金山的街头可以见到这样一个画面:上百人排在苹果店门口,只为第一时间买到新款 iPhone,相当部分人在买到机器后会直接在街角交给一个拎着蛇皮袋的人,一手交钱一手交机。

一批近乎职业化的运输团队将手机送抵国内市场,再分销往各个城市。那时候时不时会出现高达 15000 元甚至更贵的 iPhone,都源自于此。

不过,从 2015 年起,“水货” 全新 iPhone 在市场上的声量越来越小。一方面,从 iPhone 6s 起,中国大陆成为每年 iPhone 的首发地区;后来,苹果开始严格执行 iPhone 行货和澳版、港版的不同保修政策。

市场也在不断规范,国内电商平台也逐步限制外版手机的销售。2020 年底,淘宝网发布公告称,卖家不得发布 “美版、亚太、欧版、日版、韩版、有锁” 等非中国大陆版本机型的描述用语,京东、苏宁等大型电商平台也出现了限制 “水货” 手机交易的规定。

另一方面,以拼多多百亿补贴为代表的平台补贴活动,也开始将 iPhone 视为最重要的补贴品类,压低了国行版本的售价,与 “水货” 版手机价差进一步收窄,加上售后、渠道等多方面因素考量,大多数用户已经开始全面倒向国行 iPhone。

现在,只有二手 iPhone 市场还保留着拿 “水货” 的传统。但这个盘根错节、充满不规范性的市场,眼下也正面临着新一场变革。

4

飞扬时代大厦变天

有业内人士表示,过去这么多年,尤其是美版二手 iPhone 在华强北货源充足,从来没有缺过货。但如今随着市场不断规范,“水货” iPhone 或许就要走向消亡。

据界面新闻报道,2022 年年初开始,受境外疫情输入影响,深圳开始严厉打击走私和偷渡行为。

据深圳市口岸办消息,近期,深圳市对走私违法犯罪行为开展全方位、全链条严厉打击。本次行动加大了对无合法来源进口商品的打击力度,严查进货渠道或快递物品来源,严厉查处销售无合法来源进口物品等行为。

正因为这样,坐落于深圳华强北的飞扬时代大厦也面临起新的变化。

一位华强北人士表示,以往行业内的规范行动也时有发生,平日在市场里也能看到有档口和货物因不合规被查封。不过,今年年中以来,规范力度明显更大,市场里只剩少数档口还在营业,“外版机器在那里基本是消失了”。

界面新闻称,在接受采访时,部分档口老板还在观望行情,也有部分则直言卖完就不做了。少数仍在继续做生意的档口老板表示,已经不再销售外版机,目前只有国行机在售。

目前,飞扬时代大厦三、四层的档口多数都已清空,并贴出转租信息。

一位华强北人士表示,上半年之前,飞扬时代的行情是每个柜台租金六七千元 / 月,长宽都为一米的小房间,每月租价则要过万。近期,大量档主为了将柜台转租,不仅可以不要转让费,甚至有人提出可以免一两个月租金。

有二手机商贩表示,从 7 月开始,所有外版机器不再好拿货,面对找上门的购机需求,常常需要和同行调货,自己的利润也因此整体下降了一半。

小正原本在飞扬时代楼上租了一个公寓作为住处,平日下个楼就能开始挑机器做生意。行情变化后,他把单间退掉,回到了大亚湾的家里。据小正介绍,飞扬楼上的单间月租金超过 4000 元,一室一厅则要 5000-6000 元,如今房租已经降了四分之一。

这一次的市场规范固然有一定推动作用,但飞扬时代大厦真正的变革早在过去几年就发生了。

曾有背包客表示,最早一批手机商贩因为利润不透明、信息不对称,卖一台手机可能赚 800 元至 1000 元,甚至是 2000 元。但如今跟过去不一样了,价格透明,每一台 iPhone 的利润只有 200 元左右。利润的快速压缩,早就提醒了华强北的背包客们,曾经的暴利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不过,尽管 “水货” 的生意正在走向落幕,但华强北的创造力似乎一直存在。

比如应对美版 iPhone 14 没有卡槽的问题,解决方案已经在路上了。一位华强北人士表示,目前业内已经在传闻一些可能的应对方案,比如把充电口作为接口,通过外接卡槽的方式把 SIM 卡装上,虽然听起来有些许怪异,但技术上存在可能性。

还有一种方案就是在手机内部改造,后期加装卡槽。

这并非没有先例,iPhone X 美版只有单卡槽,国行版本则配备了双卡槽。但两者在内部结构上区别不大,意味着美版在卡槽位置留有空位,当时不少人通过改造卡槽的模式实现了对美版机器的改造,支持双卡模式。

同一个原理,目前也有人在思考其中的可能性,所谓苹果不给卡槽,那华强北就 “帮” 苹果把卡槽装上。“华强北的大老板们应该都在想办法。” 小正称。

二手 iPhone 的市场依旧会活跃。有业内人士认为,由于二手手机属于非标品,极度依赖线下市场,没法完全通过网上交易。尤其是交易双方对于手机新旧成色的定义不一样,所以目前很难完全被互联网代替。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很长时间里,电商平台对线下新机销售的影响较大,但二手手机市场依旧蓬勃。这意味着,二手 iPhone 江湖或许不会就此沉寂。


来源:AI 财经社 微信号:aicjnews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万道一 » “水货” iPhone 沉入水里
莫要搞事情哦
你喜欢的人刚好也未喜欢你
张学友刘德华邓紫琪已关注
赞(0) 打赏

赏点小费吧客倌

微信扫一扫打赏